我愛美國,可是我操這個美國政府!

2016/09/15
我愛美國,可是我操這個美國政府!
1946年,美國電影導演奧利佛.史東出生了,小編對他執導的《野蠻告白》可是一看再看喔!

  奧利佛.史東是個讓美國某些政客既厭煩又痛恨的傢伙,因為他的電影總是和美國政府過不去,不停揭他們瘡疤,並且在影片裡嚴厲批評剖析美國,凡此種種都讓那些不喜歡他的人提到這號人物就咬牙切齒。他的電影《七月四日誕生》(Born on the Fourth of July,1989)裡他借主角之口說:「我愛美國,可是我操這個美國政府!」使他成為全美最具爭議性的人物。

  奧利佛.史東出身於紐約華爾街一個成功的商人家庭,曾在空軍服役的父親是個嚴肅刻板的人,想不到兒子會成為美國最著名的導演之一。少年史東曾將醋倒進蘇格蘭威士忌中,激怒了循規蹈矩的父親,也掀開了史東的叛逆序幕。生長在保守的家庭使奧利佛.史東的少年時代深受壓抑,或許強烈的反叛和嘲弄情緒才會大量充斥在他日後的電影裡。

  參加越戰徹底改變了奧利佛.史東的世界觀,也成為電影構思的主要源泉,他曾說:「越戰對我的導演生涯影響最大。我過去曾經想當作家,但一置身越南就明白寫作是不可能的事了,遇到的每件事都是如此強烈震撼,必須留下證據。於是,我著手拍攝。」

  1981年他導演了處女作《手》(The Hand),這部驚悚片並沒有引起廣泛的關注,直到1986年描述一個美國記者在屠殺和戰亂橫行的薩爾瓦多採訪經歷的《薩爾瓦多》(Salvador),闡明他反戰和反暴力的立場,史東的作品始獲好評。

  《前進高棉》(Platoon,1986)是以越戰為主軸,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美國電影,也是史東的「越戰反思三部曲」第一部,引起美國上下巨大爭議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獎。1987年的《華爾街》(Wall Street),分析美國經濟核心地帶華爾街的爾虞我詐與人性考驗;1988年的作品《脫口秀》(Talk Radio),敘述一個電台節目主持人深陷於工作夥伴和狂熱聽眾構成的危險殺機當中,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對當下Call-in節目為創造收視率,不惜嘩眾取寵甚至揭人隱私的亂象,提出強而有力的批駁。

  1989年的「越戰反思三部曲」第二部《七月四日誕生》是他的創作高峰,據說史東準備了十年才拍攝完成,該片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肯定。接著,他又拍攝了《門》(The Doors,1991)和《誰殺了甘迺迪》(J.F.K.,1991)。「該抗議時默不作聲是懦夫。」史東在史詩大片《誰殺了甘迺迪》中,重新探究甘迺迪被刺殺的原因和背後可能的陰謀,暗示美國中,央情報局與甘迺迪的死亡脫不了關係,再度引發人們對政府的不信任, 這是一部出色的實驗電影,運鏡取景、史料解讀和故事結構都有令人折服的表現。1993年他完成了「越戰反思三部曲」第三部《天與地》(Heaven and Earth),再次清理越戰遺留的傷痕記憶。

  隔年的《閃靈殺手》(Natural Born Killers)可謂驚世駭俗之作,史東對暴力的反思和渲染、批判和描繪,對媒體的無情譏諷,使這部電影至今仍是常被討論的類型電影,他也因而背上渲染歌頌暴力的惡名;另一方面,認為它忠實呈現美國實質狀態的評價也所在多有。該片的另一突破是把家庭錄影、紀錄片、喜劇和劇情片的元素融匯於一體,在拍攝技巧和藝術形式上有多面向的探索,是典型的後現代風格黑色電影。此片是他執導生涯第二高峰,與「越戰反思三部曲」併列他的代表作,也是美國近三十年來最好的影片。這部電影也引發巨大爭議並涉及官司,訴訟方甚至要求取消史東的導演資格,他們出示大量文件企圖證明這部影片有誘導殺人的動機,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後來因為調查證據不足遭駁回。

  電影是否能使一個人變成殺人狂?他回答:……

 

|文章節錄:《非懂不可的100位電影大咖》/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Laura Poitras/Praxis Films。《第四公民》預告片截圖。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