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加斯:用畫來說故事

2016/09/17
霍加斯:用畫來說故事
霍加斯畫布上的女人,負有一項重要的神聖任務,那就是當作負面教材以教育大眾。為什麼呢?因為……

  霍加斯創作許多道德寓意畫與諷刺畫,以自己所見所聞或虛構出來的人物,詮釋關於當代生活中道德的、倫理的左右為難之處,目的在於透過繪畫的幽默,以寓教於樂的方式教育群眾。

  「流行婚姻」是一系列的組畫, 由六幅畫作所組成:「婚約」、「早餐」、「訪庸醫」、「伯爵夫人早起」、「伯爵之死」和「伯爵夫人之死」。霍加斯要強調的是沒落貴族與富商之間,經過算計之婚姻中的「道德主題」,認定在虛榮和利害關係前提下所結合的婚姻,必然沒有好下場。

  「流行婚姻」系列組畫,都是透過畫面中掛在牆上的畫作,對人們的行為提出批判。「伯爵夫人早起」是「流行婚姻」六幅畫中的第四幅,在這幅畫中,牆上掛的畫都有誘惑與強暴的意味,用來暗示伯爵夫人與律師席爾威坦格的關係。

  而席爾威坦格在伯爵夫人的私室中,明顯不拘禮儀。這位律師的手雖然指著繪有化妝舞會的屏風,其實是在暗喻,他跟伯爵夫人經常在這寢室裡暗通款曲,後來,伯爵因發現他們的私通情事而慘遭殺害。

  善於用畫說故事的霍加斯,在其他幾幅系列畫作中,也都有各自的情節。第一幅「婚約」描繪了一個囊空如洗的貴族,和一個富翁之女的婚約;金錢與身分的交易,在律師舌燦蓮花下被撮合。這種現象在十八世紀的英國見怪不怪,因經商大發橫財的商人,與身無分文卻為自己的爵位感到自豪的貴族, 這兩種在階級與財富之間的對比關係, 被霍加斯描繪得栩栩如生。

  第二幅「早餐」是描繪家庭內部的生活情節,並刻劃婚姻的真理:沒有愛情就不可能有正常的家庭生活。男主人與女主人各自狂歡一夜,睡眼惺忪、

精神不濟,而管家一臉不屑。第三幅畫中,伯爵去找江湖郎中治療花柳病。

故事漸漸往悲劇方向發展,伯爵夫人與律師私通,被伯爵發現後,律師一劍刺死伯爵,然後跳窗逃跑,只剩下伯爵夫人跪在將死的丈夫面前。

  最後一幅畫中……

 

|文章節錄:《你不可不知道的畫家筆下的女人》/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伯爵夫人早起》,1744年,畫布、油彩,收藏於倫敦國家畫廊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