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勒第8號交響曲──《千人》

2016/09/12
馬勒第8號交響曲──《千人》
1910年馬勒創作的《第八號交響曲》,又名《「千人」交響曲》首次在德國慕尼黑進行演奏。

  馬勒的這首《第8號交響曲》俗稱《千人交響曲》,這也是馬勒所有交響曲中,唯一題獻給妻子艾瑪的樂曲。《千人交響曲》的別號並不是他的親題,馬勒在世時能親自指揮這首龐大的作品首演, 對他而言是最榮耀的事了,這首曲子著著實實動員了一千名演奏(唱)者。當時的管絃樂編制是一四六名,獨唱者四名,再加上各由二百五十名團員所組成的兩隊混聲合唱團,與三百五十名的兒童合唱團。在演奏中,他能確切地表達出胸懷中所想擁抱的「宇宙般的音響」。由於此曲首演峙,舞臺上出現不折不扣的一千名演奏(唱) 者,因此才有了《千人交響曲》的別號,它的成功立即不脛而走、享譽各地。首演夜叫好又叫座,讓妻子艾瑪與有榮焉。

  《第8號交響曲》在歐洲的最後一場演出裡,馬勒不只是音樂家、指揮者,還扮演起製作人的角色,不只對音響與燈光相當的要求、講究,他還情商慕尼黑交通局在電車經過時能儘量減緩速度,並且不可響鈴以減少噪音。同時他還曾經告誡慕尼黑的經紀人,不准把音樂會辦成「巴奴姆與貝利馬戲團」(這是當時紐約號稱全世界最大的馬戲團,以碩大無比的帳棚聞名世界)。雪梨奧運會、北京國際音樂節都曾以《第8號交響曲》作為宣傳主軸,這種像好萊塢百老匯的巨大製作,恐怕只有《千人交響曲》辦得到。

  在二十世紀初的維也納,依舊瀰漫著十九世紀末的現實、官能與浮華氣息,人們對未來命運的無知和不可預測,充滿著一種矛盾的心理。馬勒的《第8號交響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眾所周知,馬勒一生創作出許多巨大無人能匹比的交響曲作品,《第8號交響曲》正是這類作品的巔峰之作,這是音樂史上空前絕後的千人龐大音樂會。馬勒曾說:「我之前所創作的交響曲,相較於此曲,都只不過是序曲而已。換言之,他們充滿著主觀的悲劇性,但這首交響曲,卻是崇高喜樂的泉源。」「這是我迄今所創作過最偉大的作品。它在形式及內容上都是如此的獨特,很難用言語來形容。試想宇宙開始震動時所發出的聲音。這已經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星球和太陽的運行所發出的聲響。」他自己比喻以前的交響曲不過是《第8號交響曲》的序曲或練習,宛如地球,而《第8號交響曲》則像是太陽系。

  馬勒在他所有作品中所要探求的思想,乃是死的神祕與愛的無限,其中最明確地表達出這種意向的,正是《第8號交響曲》。馬勒在《第8號交響曲》中以浮士德的不朽靈魂注入熱情,以神祕來駕馭死亡。當晚鐘敲起,請放下手邊的工作吧!大地是需要歸於安息的, 我們將在寧靜中安享救贖,寬慰受苦的心靈,用《千人交響曲》這首為所有的時代所寫的彌撒曲來一起合唱。馬勒說:「不是我們在創作,而是被創作。」不過對於嫌惡馬勒音樂的人來說,大而無當的冗長論述,加上震耳欲聾的煽情語句,簡直像一位入錯行的自戀者;當然,更有人戲稱這首交響曲是「又臭又長」。

  馬勒相當喜歡豎琴,在《第8號交響曲》中,聖母瑪莉亞出現時必定伴隨著豎琴。馬勒稱妻子為「我的琴」,艾瑪的愛成為馬勒靈魂的救贖。在未完成的《第10號交響曲》手稿中,馬勒寫著:「為妳而生!為妳而死!艾瑪!」

 

|文章節錄:《你不可不知道的100首交響曲與交響詩》/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馬勒第8號交響曲第二部的一頁手稿。第二部是取材於歌德的《浮士德》。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