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班加西事件遇難者-約翰.史蒂文斯

2016/09/11
紀念班加西事件遇難者-約翰.史蒂文斯
美國駐利比亞大使約翰.克里斯多福.史蒂文斯在2012年的班加西攻擊事件中遭到襲擊身亡,一切的源頭指向

臨近「九一一」紀念日,班加西的局勢變得更加不安。伊斯蘭世界,一股憤怒的浪潮正在蔓延,捲入其中的包括一名好萊塢導演、一名加州牧師、一名仇視伊斯蘭教的埃及裔美國人、一名埃及電視節目主持人、幾個在中東地區具有廣泛影響力的伊斯蘭極端組織,以及或隱或現的基地組織。

而將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拼圖串聯在一起的,是一部美國導演拍攝的影片《穆斯林的無知》。

這位導演名叫山姆.巴西萊(Sam Bacile),一位名不見經傳的以色列裔美國人,在好萊塢沒有人聽說過這個名字,甚至有人懷疑這個人是否真的存在。據說,巴西萊從一些猶太人那裡募集了五百萬美元的資金,耗時三個月,拍攝了這部長達兩個小時的電影。儘管導演認為「這是一部政治電影,而非宗教電影」,但實際上卻被認為充滿了「挑釁」。伊斯蘭教禁止偶像崇拜,不允許繪製任何生命體形象,先知穆罕默德以真人形象出現是伊斯蘭教的大忌。因此,之前的伊斯蘭教影片,如一九七七年拍攝的《上帝的使者》,沒有出現先知穆罕默德的任何鏡頭,連講話都沒有,一律通過其他歷史人物,如穆罕默德的叔叔哈姆扎轉述。

但巴西萊就是要拍一部驚世駭俗的影片。影片一開始,一個戴面紗的女人問先知默罕默德:

「把你的頭放在我兩腿之間,你仍然能在裡面看到魔鬼嗎?」如此惡毒地攻擊伊斯蘭教先知,除了激怒穆斯林,沒有任何藝術價值。整個劇本冗長乏味,表演生硬僵化,以真人形象示人的穆罕默德成為影片唯一的噱頭。二〇一二年初在好萊塢小範圍上映,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部影片。

二〇一二年七月,巴西萊將《穆斯林的無知》剪成十四分鐘的片花,上傳到YouTube網站上,引起一名埃及裔美國人的關注。這人名叫莫里斯.薩迪克(Morris Sadek),強烈地仇視伊斯蘭教,經常在博客和論壇裡發表一些攻擊穆斯林教徒的極端言論。看到巴西萊的片花,薩迪克如獲至寶,九月初,他把片花重新剪輯後,上傳到一個阿拉伯語的部落格網站上,還通過電子郵件將貼文的鏈接廣為傳播。

一連串的多米諾骨牌,終於在加州牧師泰瑞.瓊斯(Terry Jones)的手上被推倒,激起伊斯蘭世界的強烈憤慨。這已經不是瓊斯第一次激怒穆斯林,此人曾經因為焚燒古蘭經並將影片放在網上,導致二〇一一年三月發生在阿富汗十二人死亡的的慘劇。而這次,泰瑞.瓊斯牧師不僅將影片上傳到自己的YouTube網頁上,更宣稱要將《穆斯林的無知》影片的節選片段在他的教堂裡播放。為了給自己辯護,他對《華爾街日報》表示:「這部電影是美國出品,但並不是為了攻擊穆斯林,而是為了揭示伊斯蘭教思想體系的毀滅性。」

瓊斯對阿拉伯世界和穆斯林文化的極度蔑視,激起埃及一位節目主持人的憤怒,九月八日,阿拉伯語衛星電視臺人民頻道(al-Nas)播放了部分片段,配以阿拉伯語字幕,該節目在YouTube上的點擊率超過三十萬次。一連串的火上澆油讓一部粗劣的好萊塢影片在中東和北非地區引發軒然大波。

在開羅,埃及議會第二大黨團、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的薩拉菲派幾個月來一直在開羅的美國大使館門前組織示威活動,要求美國釋放一名盲人教長拉赫曼,此人因在九〇年代策劃一系列爆炸和恐怖攻擊事件而被捕,關押在北卡羅來納的一所監獄裡。不過,開羅使館門口的抗議活動規模並不大。

但在「九一一」這一天,一些極端武裝組織的頭目加入抗議人群,利用影片《穆斯林的無知》火上澆油,使事態迅速擴大化,其中包括穆罕默德.扎瓦赫裡,他是賓.拉登長期的副手以及基地組織目前的頭目艾曼.扎瓦赫裡的弟弟。

在兩人的煽動下,開羅大使館的抗議者爬上高牆,扯下了美國國旗並付之一炬,並升起了伊斯蘭聖戰組織的黑色旗幟,上面寫有阿拉伯文字。埃及員警由於寡不敵眾,不敢冒然採取任何行動,只能站在一邊看著事態擴大。

希拉蕊在國務院緊急開會,評估開羅大使館的暴力抗議事件,擔心穆斯林憤怒的浪潮將波及其他地區,尤其是利比亞東部靠近埃及的第二大城市班加西。

斯蒂文森將在班加西訪問五天,美國一直是班加西反政府武裝的幕後支持者,斯蒂文森在當地反格達費的民眾中也享有一定的聲望,個人安全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但考慮到恐怖分子可能會在九月十一日這一天搞點小動作,斯蒂文森決定這一天不外出,待在領事館開會辦公。

領事館由美國安全特務、地方武裝和利比亞臨時政府的員警共同負責守衛。早上七點,領事館工作人員發現,外面有人在對著領事館拍照,斯蒂文森給國務院發了一份工作紀要,對於美國支持馬哈茂德.吉卜利勒競選總理,班加西地方武裝組織非常不滿,揚言不再保護領事館。

下午,美國駐利比亞外交使館的二把手葛瑞格.希金斯(Gregory Hicks)從的黎波里發來一個短消息,問斯蒂文森有沒有聽說開羅的美國大使館遭到襲擊。

至少這一天,斯蒂文森待在班加西領事館裡太平無事。當晚他會見了土耳其的一名政府官員,會談結束後,將他送到大門口,時針指向班加西當地時間晚上七點四十分,華盛頓時間九月十一日的中午一點四十分。

晚上九點四十二分,一輛停泊在領館外執勤的利比亞警車離開。沒多久,槍聲響起,一名領事館安全人員通過閉路電視監控看到,幾十名武裝分子朝領事館圍攻過來,並很快衝進大門。他連忙按下警報按鈕,對著擴音器大叫:「攻擊!我們遭到攻擊!」當時,領事館內有七名美國人,包括五名外交安全保衛人員、大使斯蒂文森,以及一名資訊管理專家尚恩.史密斯(Sean Smith)。

夜色很黑,混亂之中,很難估計攻擊領事館當地武裝分子人數,少則二十多人,多則一百二十五人。史密斯正在網上通過即時通訊軟體同朋友聊天。「操!」他寫道:「槍聲!」武裝分子將領館外牆炸開一個大洞,爆炸聲連整個班加西都聽得到。

暴徒點燃汽油,開始在領事館內放火。領事館內的一名保全人員立刻聯繫了一公里外的中情局辦事處、的黎波里美國大使館,以及國務院的行動指揮中心。斯蒂文森的保鏢維克蘭德(Scott Wickland)讓大使和史密斯穿上防彈衣,三人退回到領事館C區的一個安全屋,這是一個經過特殊加固和具備額外防護措施的建築,有獨立的供水和食品儲備,能夠堅守幾天,斯蒂文森的臥室也在這片區域裡。

斯蒂文森開始打電話向的黎波里的希金斯求助,他撥了兩個號碼,都沒人接聽。希金斯正在家裡看電視,沒有聽到電話鈴響。一名特務衝進來,大叫:「大使遭襲了!」

希金斯一看手機,有兩通未接電話,一通是大使斯蒂文森打來的,另一通是大使的保鏢。後來有消息說,希金斯實際上是聽到了斯蒂文森的電話,但他故意沒有接聽。

不管真相如何,希金斯最終還是撥通了大使保鏢的電話,並與斯蒂文森通上話。

「葛瑞格,我們被攻擊了!」斯蒂文森在電話裡焦急地說。

隨後……

 

|文章節錄:《邁向權力巔峰的希拉蕊》/九韵文化
|圖片來源:2012年9月14日,歐巴馬與希拉蕊於安德魯空軍基地內舉行的遺體轉移儀式中向班加西攻擊事件的遇難者致敬。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