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習習金絲籠中雀,鬱鬱一生難自決

2016/09/10
茜茜公主-習習金絲籠中雀,鬱鬱一生難自決
1898年奧匈帝國皇后伊莉莎白.亞美莉.歐根妮,暱稱茜茜公主誕生囉!

  這篇八卦是一齣人間悲喜劇,故事是關於一朵一生不可自決的人間富貴花。很多人一定看出了,女主角就是茜茜公主。她是奧匈帝國在位最長的皇后,也是她老公癡愛一生的女人。她出身富貴,教育良好,體態優雅,相貌傾城。她在家做女公爵,出嫁做皇后,嫁給了自己的皇帝表哥。可以說,老天爺把能給她的都給她了。你問,她還有什麼不滿足?

  有人也許會想,她都擁有那麼多,還矯情個什麼?我知道,你們一定一個個頓時華妃附身。但悲劇這個東西,從不分貧賤富貴。魯蛇(指窮矮醜者)和白富美(指富貴又美麗的女生)們有同樣的概率獲得幸福和不幸。這是命運,無從抵抗。看完這篇八卦後,你會知道一個什麼都有的人,到底人生能有多悲劇。可以說,她的幸福,永遠停留在了15歲。【這篇八卦也叫作:貴人們的煩惱】

  伊利莎白(Elisabeth of Austria),昵稱茜茜(Sisi),生在一個規矩寬鬆的貴族家庭裡,親爹就是一個天天不按規矩辦事的公爵。可以說,她坐擁白富美的人生,卻不必去遵守財富地位所帶來的規矩和責任。簡單來說,那就是個幸福得像花兒一般的生活。這也養成了她想幹嘛就幹嘛、不受拘束的個性。她就是俗稱的,風一樣的女子。

  可惜,好日子從來不長久。她命運的轉捩點就在15歲那年。她有位做了皇太后的姨媽要給自己的兒子奧地利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選一位皇后。而秉著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皇太后想要自己的外甥女做兒媳婦。心想,娶個娘家人進來,肯定不會跟她唱反調。她看了一圈自家的姐妹,覺得小妹家的大女兒,乖巧懂事,最合她意。

  皇太后也沒問自己兒子同意不同意,就直接下旨召妹妹和她的女兒們來行宮見駕,然後又跟兒子下令說,到時候見面你就求婚。【滿滿都是霸氣】她這個做皇帝的兒子是她一手帶大的,長這麼大就沒怎麼反駁過自己的老媽,所以一開始就同意了。畢竟,娶誰不都是娶,反正女人對他來說都一樣。就這樣,他也跟著去了行宮。【那些總是抱怨自己嫁不出去是因為醜的姑娘,明白了嗎?醜不是你們嫁不出去的原因,而是因為沒錢有錢有地位,再醜也不愁嫁】

  本來,規定是茜茜一行人先到行宮,梳洗打扮穿戴好後,好好歇個幾天,皇帝才會來。但因為茜茜的老媽一路上總是生病,就拖累了行程。等她們到時,皇帝一行人也到了。更倒楣的是,她們裝禮服的馬車還丟了。當時茜茜她們正在為了某個親戚服喪,所以穿戴都是黑禮服。但沒辦法,皇帝已經到了,重做禮服也來不及了,一群人只能裹著一身黑去見駕。

  中國有句俗語,女要俏一身孝,男要俏一身皂。而在西方,一身孝就是一身皂。不過這黑色也是挑人的。姐姐巴伐利亞的海倫女公爵奈奈(Néné, Duchess Helenein Bavaria),眉毛高挑,五官略硬,性格較古板,皮膚相比茜茜更是黑了一些。也就是說這一身黑讓她看起來不像是來相親,倒像是來討債的。反觀茜茜,長髮披肩,五官柔美,細細的腰肢,彎彎的眉,怎麼看怎麼俏。

  還是那句話,人比人氣死人。本來姐姐也是個美人,雖不柔媚,卻也自有其英挺的風味。但是黑色都快把她襯托成李逵了,這也就不能怪皇帝表哥一眼就看上妹妹了。總之,這次相親之旅,姐姐奈奈一下子從主角變成了襯托紅花的綠葉,個中心情,也挺讓人難堪的。沒辦法,男人就是這麼膚淺。【溫馨小提醒:永遠不要帶著比你漂亮的姐妹去相親。除非你是想甩掉那個男人】【別對自己的容貌那麼自信,美這東西都是比出來的】

  不說姐姐了,反正在皇帝表哥的眼裡,她早已淪落成了路人甲。總之,皇帝表哥一看見表妹茜茜眼珠子動也不動了。那是怎麼看怎麼美。茜茜還老愛談什麼詩歌啊理想啊自由啊抱負啊什麼的。儘管她詩寫得很一般,但情人眼裡只需要美女,才華什麼的都是浮雲。皇帝表哥當場就被勾得魂都沒了。【智商在美貌面前,永遠是多餘的】

 

|文章節錄:《八卦一下藝術吧!》/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匈牙利皇后伊利莎白》(Empress Elisabeth as Queen of Hungary, 1867),拉布(George Martin Ignaz Raab)繪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