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則徐與一場英國至今不敢面對的戰爭

2016/09/03
林則徐與一場英國至今不敢面對的戰爭
1839年,林則徐在澳門接見葡萄牙理事官,並宣布嚴禁鴉片。

  當時在商館中遭到扣留的部分英商也未曾參與鴉片的買賣,但林則徐也拒絕放人,還要求他們開導鴉片商人盡速繳出鴉片,看來林則徐又走錯了第二步。雙方僵持的態勢越演越烈,對英商而言,繳出鴉片被中國銷

毀,這當中的金額損失要找誰來陪;再來是沒有提供相對應的審判程序或申訴管道,林則徐所謂的「人即正法」在英國人的眼裡看來是毫無人權與法律概念的。林則徐眼見情況不合己意,甚至動用工人在商館周圍砌牆,想將這裡改變為監獄。還嚴厲查緝商館附近是否有中國人與英商進行私通者,有個船夫不巧因身邊帶著一封外文的信件便遭到處死,當時在廣東一帶儼然已有了「林氏白色恐怖」的味道。

  1839年7月7日,九龍尖沙嘴的小酒館裡發生了幾名英國水手的酒醉鬧事,不想卻將當地村民林維喜毆死,林維喜這個歷史長河中的微塵,想不到竟對兩國開戰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林則徐表示應按照《大清律例》原則,下令英方的義律要交出其中一名水手來抵命,義律總監答應賠償死者家屬,但不同意在未受審的情況之下隨便拉人抵命,這在英方看來是極其不公、野蠻的做法。

  直到最後,義律仍試圖採取國際間的外交途徑解決商館遭困、鴉片被繳獲,甚至是林維喜命案,然而種種的努力皆被林則徐視而不見,在他的認知裡沒有什麼國際間的外交慣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唯有天朝律例與聖命才是準則。欽差大人完完全全被激怒了,他斷絕了英商一切的食物和淡水,並在沿海水井中投毒,用強勢的武力將外商全數逐出,當然也銷毀了所有繳獲的鴉片。更誇張的是,派出水師襲擊、燒毀停泊在沿岸的外國商船,並揚言這些外商倘若再上岸,一律就地正法,種種的挑釁行為看來已經無異於宣戰。其實,義律本身算是一位開明的商務監督,他並不贊同鴉片貿易,認為中英兩國之間應該存在對等與公平的貿易關係。但今日清廷對本國商人與貿易做出如此嚴重的干涉與破壞行徑,加上已經徹底損害國家形象,儘管義律幾經交涉仍無濟於事,林則徐自己堵死了和義律這位原本可以攜手完成禁菸事業的合作夥伴的可能性,再次走錯了一步。

  英國國會隨即在表決對中國戰爭的法案時,六百名議員僅以九票的些許差距通過這項戰爭法案,派出艦隊進行遠征,戰爭的過程與結果自不待言,我們也不往下細說了。然而就當年英國國會表決的比數看來,假設當年清廷與林則徐能夠再多一點的外交手腕與禁菸策略,這場戰爭說不定打不起來。畢竟英方也有自知之明,在亞洲搞毒品貿易,甚至為了鴉片打仗,怎麼說也是臉面無光的事。直到今日,英國本身仍竭盡全力想淡忘自己曾為鴉片打過這場戰爭的往事,1997年香港移交時,英國總督的告別演說中也避而不談鴉片以及曾為它打過的戰爭。

  林則徐以步步驚心的走法完成了他的禁菸壯舉,卻也遭到道光皇帝判處流放的命運;英方為了鴉片利益發動了一場至今仍尷尬以對的戰爭,如果歷史再給一次機會,林則徐還會走錯那麼多步?英國國會的宣戰表決還會通過嗎?

 

|文章節錄:《名偵探與柯南:福爾摩斯藝文事件簿》/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