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吧舞吧:充滿魅力的性愛說

2016/08/09
舞吧舞吧:充滿魅力的性愛說
在所有「舞蹈起源說」中,「性愛說」似乎異常神祕,甚至讓不少人難以啟齒,但實際上它卻是……

  實際上的這個理論是乾淨得不能再乾淨,簡單得不能再簡單:我們的靈魂無論多麼高尚,或無論多麼渴望變得高尚,都脫離不了這個最基本、最重要的物質存在—充滿感覺和欲望、布滿細胞和神經的血肉之軀。

  正因如此,有關「性愛說」的資料,可謂古今中外俯拾即是,各個民族無處不有,因此只挑選一些具有趣味性和典型性的例子,加以介紹和評論。

如果說,現代人最可恨,也最可憐的,是在這所謂人類文明的壓迫下,養成的拐彎抹角、不(敢)講真話、殘酷扼殺內心衝動的同時,(不得不)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那麼,原始人最可愛,也最可敬的,則是那無拘無束、天真無邪的敢想敢為、敢說敢做了。

  當西方學者詢問非洲奧因一帶的布須曼人,他們在青春期典禮上都做些什麼時,得到的回答直截了當—「我們跳舞!」

  各民族所擁有的性愛舞蹈千差萬別,但目的無非以下五種:一是透過活生生的肉體完成舞蹈,進行生動具體的性教育,甚至傳授具體的做愛方式;二是使進入青春期的男女,透過高體能消耗的舞蹈,達到舒筋活骨、強體健身的目的;三是透過跳舞,讓男女之間認識彼此的體能體魄和習性教養,最後達到心心相印和共結連理的目的;四是透過帶有強烈性慾的舞蹈,提高性機能的亢奮能力,延長性生活的時間;五是透過胸、臀、胯、腿等做愛部位的協調舞動,保證肢體在做愛過程中靈活自如,達到雲雨交歡的最佳境界。

  中國的許多少數民族至今仍保留這種習俗,如土家族古老的毛谷斯舞蹈中,男舞者腰間掛有生殖器狀的裝飾物,以便模擬性愛的動作,象徵男子的性慾旺盛,並刺激女性的性愛情緒。

  哥倫比亞的烏依吐吐人跳性愛舞時,男子都會手持又長又粗、象徵男根的棍子,而棍子每擊打一次地面,女子們都會發出做愛時的呼叫。澳大利亞西部的瓦昌迪人在春節慶典上跳舞時,到了晚間總會安排婦女和孩子們統統退場,由清一色的男子從事性炫耀的舞蹈活動:他們事先在地上挖一個外形相似於女性陰部的大洞, 並用小樹枝裝飾起來,然後手握代表男根的長矛,一面圍繞地洞而舞,一面用長矛猛戳地洞,以便張揚自己的生殖能力。為了使這種目的更加明確,他們還同時高喊:「這不是地洞,不是地洞,不是地洞,而是陰戶!」

  南太平洋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的拜寧人跳長矛舞時,則帶有更加直接的性愛內涵:其長矛下端插著一根頂端尖銳的樹幹,上面覆蓋著兩片象徵男根包皮的植物果莢;舞者舞動時,樹幹便會隨之堅挺地伸出,頗具強烈的性暗示。在南太平洋阿德默勒爾地群島(Admiralty Islands),烏西艾人的男女同跳環舞時,男子一邊手持長矛,一邊還戴著一個象徵父系文化圖騰的男性器官模型,而女子則拿著象徵女性生殖器的珍珠蚌殼。在各種文化中,「碩大」與「豐滿」幾乎無一例外地成為人們對生殖能力旺盛的理想化認識與想像,因此這些性器往往帶有強烈的性刺激,尤其是男根的模型常常做得很大。更有甚者,為了渲染性愛的氣氛,有些部落的舞者乾脆以暴露各自的性器官,並口出做愛時的隱私話語為能事, 以玆證明自己的「大有作為」。

  比如在古希臘的酒神節(Bacchanalia)上,幾乎每個男舞者都會戴上一根碩大的男性生殖器,而阿勒泰的突厥人和巴西西北部的科布人,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舞者個個戴著用樹皮紮成的男性生殖器,而且還配上用紅色球狀果實構成的睾丸。舞蹈時,他們雙手緊握這種象徵性的睪丸,並使之緊貼自己的軀體,而右腳則跺地為節拍,載歌載舞並逐漸加速,最後,他們上身前傾,模仿做愛時的狂熱動作,並發出歡樂與痛苦同時達到頂點的叫聲。

  在東西方不同的民族中,可以很容易在其他舞蹈中發現歧異,而唯有在性愛舞蹈上,卻再三地觀察到相似的現象。如古印度的愛神卡瑪(Kama)和古希臘的愛神厄洛斯(Eros),他們都是弓箭手,並且不約而同地用充滿愛意的神箭,去射擊自己的意中人;又如古日本神話中的太陽與田野女神天照,以及古希臘神話中的穀物女神蒂蜜特(Demeter),都有剝光自己的衣飾,裸露自己的肉體乃至陰部,來解除紛爭的情節。此外,德國鄉村少女跳民俗舞蹈時,會故意加大裙子的下擺,以便在旋轉時加強裙子翻飛的誘惑力,吸引男孩子們的目光;非洲黑人婦女在秋收季節,會發瘋似地圍繞柴堆裸體而舞;加羅林群島(Caroline Islands)中的雅蒲島(Yap)上,女子跳舞時必須揮動草裙,以裸露其下身;太平洋上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的婦女跳舞時,總是要把裙子高高地撩起;印第安人的婦女在跳這類舞蹈時,可謂更加匠心獨具,她們一定會使自己在舞動時,不露別處,只露陰部。

  概括而言,性愛舞包括兩大類……

 

|文章節錄:《向舞者致敬》/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