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希拉蕊與歐巴馬的秘密會談

2016/08/04
和解:希拉蕊與歐巴馬的秘密會談
今天是美國第一位非裔總統-歐巴馬的生日,當年他在競選總統大位時又與希拉蕊有何秘密呢?

二〇〇八年六月六日,美國首都華盛頓西北角,懷特海文街的盡頭,一片林蔭掩映之處,柯林頓夫婦的豪宅內隱隱傳來喧鬧和笑聲,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華盛頓顯得異常悶熱。

二〇〇八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在這個悶熱的六月,迎來了它的分水嶺。

希拉蕊.柯林頓的臉上浸潤著汗水,簇擁著一支競選團隊,在後院裡拍照留念,兩百多名政治顧問、幕僚和工作人員將豪宅內外花園擠得更加悶熱。

這是希拉蕊為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而展開的競選之旅最後一場狂歡,空氣中彌漫著失敗和沮喪。後花園裡,丈夫柯林頓仍在抱怨《與媒體見面》訪談節目主持人提姆.拉瑟特(Tim Russert)的偏見。早在一個月前的北卡羅萊納和印第安納州預選中,這位國家廣播公司(NBC)的名嘴就斷定,希拉蕊的競選旅程已經終結。

「有時候,在大選中,競選人往往是最後一個意識到時機已過的人。就像是靠呼吸器維生的植物人,一旦拿走呼吸機,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拉瑟特說。

希拉蕊顯然不是政治植物人,對於這場持續數月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戰,在印第安納之役以些微多數險勝歐巴馬之後,希拉蕊心裡也明白,自己已是強弩之末。希拉蕊向競選高層下達命令,要求停止攻擊歐巴馬,避免發佈任何可能對歐巴馬今後的大選造成負面影響的資訊。

這種善意是否潛藏著希拉蕊可能在歐巴馬的競選過程中扮演著某種角色的政治考量?

民主黨候選人初選的最後一個月,當希拉蕊的競選戰車不可避免地駛向終點時,華盛頓有關

「歐希搭配、競選不累」的傳言早已吵得沸沸揚揚。但希拉蕊很清楚,作為副總統候選人與

歐巴馬搭檔,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就在這競選團隊最後一場感恩餐會的前一天晚上,一輛小巴士悄悄駛出懷特海文街。

希拉蕊坐在後排,躲開門口留守的媒體記者,準備前往加州參議員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家裡,與歐巴馬舉行了一場秘密會談,大多數競選成員對這場會面毫不知情。

時光回到競選惡戰即將結束的最後兩天,蒙大拿州和南達科他州的民主黨初選投票結束後,歐巴馬的勝局已定,他把希拉蕊悄悄地拉到一邊說:「看你覺得什麼時候合適,我們坐下來聊聊。」

第二天,在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召開的一場會議上,希拉蕊和歐巴馬在後臺再度不期而遇,場面雖然有點尷尬,但大局已定,兩人的競選助理已經開始商量一場秘密會談,最後選定在黛安的家裡。

黛安參議員是希拉蕊多年的好友,她將希拉蕊和歐巴馬一前一後地迎進客廳,坐在壁爐前的沙發上,給兩人分別倒了一杯加州紅酒,靜靜地拉上客廳的門。

希拉蕊和歐巴馬相識四年,在競選中多次交鋒,臺上臺下接觸的機會也很多,但像這樣的面對面促膝交談,還是第一次。

事實上,同為律師出身的希拉蕊和歐巴馬,從個人經歷到政治觀點,都有許多惺惺相惜之處。兩個人都是從美國最底層的草根政治開始,逐漸積累經驗和政治閱歷。希拉蕊大學畢業後即開始投身社會公益活動,在「兒童保護基金」做社會公益專案,在德州幫助西班牙裔人民進行選民登記工作,在一家法律援助機構為窮人打官司。

歐巴馬則是從芝加哥南部黑人區組織社區活動開始一步步踏入美國政壇,直到二〇〇四年成為聯邦參議員。當年,在華盛頓和芝加哥,希拉蕊還曾為歐巴馬的參議員競選舉辦過兩場募款餐會。在希拉蕊的參議員辦公室裡,至今仍擺放著希拉蕊在芝加哥募款會上與歐巴馬一家的合影。

但競選的目的在於作出差異化,強調的是衝突和對立。算算歐巴馬和希拉蕊陣營在競選時所攻擊對方的缺點,可以列出一籮筐,積久的怨氣讓這天晚上的爐邊談話氣氛顯得尷尬,拿希拉蕊的話說,像是兩個初次約會的情人,話也不知從何說起。

兩人抿了幾口紅酒,還是歐巴馬首先開口打破了僵局。他先拿之前的選戰開了幾句玩笑,隨後歐巴馬切入正題,他希望希拉蕊能夠摒棄前嫌,並肩出席即將在丹佛舉行的民主黨大會,以團結昂揚的姿態鼓舞黨內士氣,共同對抗共和黨候選人。

希拉蕊對此並沒有異議,民主黨內的候選人大戰持續數月,她和歐巴馬被綁在競選的戰車上,背後是搖旗吶喊的支持者,口舌之爭有時並非本意,或是媒體的誇大解讀。初選的塵埃落定,雖然無法一笑泯恩仇,但出於黨內團結和美國民主的傳統,希拉蕊可以體面地承認失敗,但毫無保留地宣佈支持歐巴馬?希拉蕊還得仔細斟酌一番。

這場秘密會談持續了一個半小時,歐巴馬就競選中對希拉蕊以及柯林頓一些過火的指責做了些解釋。大選中,希拉蕊最耿耿於懷的有兩件事。一是在二〇〇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柯林頓前往南卡羅來納州的初選現場為希拉蕊造勢。南卡羅來納州一半的選民都是黑人,柯林頓認為憑藉自己在黑人族群的影響力,能夠為希拉蕊扳回一城。但事實上,柯林頓用力過猛,他將歐巴馬比作傑西.傑克遜。柯林頓企圖借傑西.傑克遜諷刺歐巴馬想在南卡羅來納州利用自己的黑人膚色搶得先機,沒想到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種族主義」一直是美國政治最為敏感的話題,歐巴馬迅速抓住柯林頓的小辮子,指責柯林頓發佈種族主義言論。在黑人佔優勢的南卡羅來納州,歐巴馬揮舞種族主義的「政治正確」大旗,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初選中以54%對27%的得票率,將希拉蕊殺得片甲不留。

希拉蕊對歐巴馬的不滿,還有來自歐巴馬陣營在女性主義問題上的攻擊。在希拉蕊看來,是性別歧視毀掉了她入主白宮的機會。競選後期,希拉蕊公開指責那些「極度憎惡女性的人」,她認為在美國,性別歧視比種族歧視更甚,她尤其不滿一些男性菁英主導的媒體對她醜化的報導。作為第一個在白宮挑戰美國男性主導政治的女性,希拉蕊對於將她的競選娛樂化的做法感到極度憤慨,也很無奈。

歐巴馬對此表示認同,他談到自己的奶奶當年做生意時也碰到性別上的歧視,談到他對妻子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Robinson Obama)和兩個女兒感到非常驕傲,從她們身上,歐巴馬體會美國社會為女性爭取平等權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希拉蕊相信歐巴馬的態度是真誠的,因為她之前罵歐巴馬,也有許多言不由衷的地方。最後,臨走前,歐巴馬跟希拉蕊要了她丈夫柯林頓的電話號碼,柯林頓在黑人選民中的巨大影響力有時候連他這個黑人總統候選人都自歎不如,接下來的幾個月,歐巴馬急需柯林頓的背書。

但是,歐巴馬始終沒有提到是否邀請希拉蕊作為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正式登記參選。

柯林頓夫婦的花園裡,宴會仍在進行。

 

|文章節錄:《邁向權力巔峰的希拉蕊》/九韵文化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