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朗咖啡館講座:觸法少年的生命故事

2016/07/23
伯朗咖啡館講座:觸法少年的生命故事
如果你還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孩子…暖心的少年保護社工─劭宇將在伯朗咖啡館,與大家分享觸法少年的生命故事。

國中一年級時的溫青霖,因為在學校受到學長的恐嚇以及毆打,致使他開始流連撞球場,進而認識了同樣被學校體制排擠在外的一群人,當他認為沒有人可以給他任何幫助時,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去外面認識更厲害的人,回來就可以報復欺侮他的人。當他重新回到學校時,早已經滿身惡習,學校亦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只要發現他和同學講話,老師就會立刻將同學喚走,仔細盤問談話內容,視他如病菌一般,深怕他的惡習會傳染給其他同學。從那一刻開始,他再也不去學校了。

事實上,學校裡的輔導主任大都是兼任或者是等待退休的行政人員,不見得有輔導青少年的專業背景,很多老師更是忙於教學備課、參加校際競賽、管不動學生,甚至於不想擔任級任導師,害怕班上會有像青霖這樣的「壞分子」,會帶壞其他同學,難以面對家長們的責難。同時,面臨少子化的問題,學校最有壓力的還是「升學率」,家長會因此決定來不來學校,若是學生人數少了,教育局就會減班,老師就會因為超額而被遷調,變成流浪教師。像是青霖這樣的燙手山芋自發性地離開,也順勢解決了學校的難題。

我常想,如果青霖很幸運,在生命歷程中,都能碰到如同國小高年級的班導何老師一樣的人,能看見並且對他脆弱的內心給予同理關懷,那麼他的命運會不會有所不同? 我也曾經想像著,如果何老師能繼續與溫青霖聯絡,國中一年級時,當他碰到許多事情求助無門時,或許何老師能拉住他一把,那麼狀況會不會因此而不同? 我又想像著,為什麼像何老師這樣的好老師會選擇離開教師崗位呢? 是否在後續的教師生涯中,曾經因為青霖而面臨家長龐大的壓力呢? 是什麼樣的壓力?有辦法宣洩嗎?又或者,社會能給予這樣有心的老師多少支持?還是只會一昧地譴責他沒事找事做,覺得他接觸這些問題少年會帶來學校和社區的嚴重問題?

各層面彼此相互作用和影響。在Albert Bandura 的社會學習理論中也表示,觸法少年的行為會透過觀察、學習、模仿而來,因此,即便是少年未親身經歷,也會透過他人給予的獎懲或評價來改變自身的行為表現……

 

如果你還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歡迎參加【伯朗咖啡館講座】一個少年保護社工和觸法少年的生命故事。

【講堂日期】07/23(六)
【講堂時間】14:00-16:00 (請提早30分鐘進場)
【講堂地點】南京二店2F-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號2樓(新生北路口)
 *TEL:02-2562-1633

|文章節錄:《我在少年中途之家的日子》/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