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爾沃與少女杜拉的故事

2016/07/20
德爾沃與少女杜拉的故事
今日是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保羅.德爾沃的生日,一起來看看他筆下的少女如何與佛洛伊德的病人產生共鳴。

通格爾的仕女

  畫中的少女隱藏在茶色的線條裡,周圍似乎沒有風,沒有空氣。肉體像塑膠一樣僵硬。杜拉認為父親去樹林自殺是謊言,其實是害怕與K女士幽會時被看見而編的藉口。這導致了杜拉自己的潛意識反叛――對K女士的興趣。德爾沃的繪畫,猶如普魯斯特的小說,神秘、幽雅而極富魔力。

  *****

  我覺得杜拉對她與K先生的關係,已經完全不感興趣,我想盡辦法仍不能讓她對這個關係產生興趣,她說,她與他之間到此結束。在治療過程中,所有最表層的聯想,只要是和她父親有關的事情,她總是最容易意識到或回憶起來。她無法原諒她父親和K先生,尤其是和K女士還繼續來往。她和她父親在對那些關係的看法上有很大的落差。在她的心裡面,她會覺得父親和那年輕美麗女人之間,是屬於一種戀愛關係。為了證實這種看法,她總是注意所有與此有關的事情,對她來說,這是非常殘酷的。

  除此之外,她的記憶很完整,沒有一點遺漏。在父親病重以前,他們就認識K家了,至於兩家親密關係的建立,是在那年輕女人以護士身份照顧她病重的父親之後。那個時候,杜拉的母親總是離她父親的病房遠遠的。

  杜拉的父親與K女士之間「友誼」的真相,在他病癒後的第一個夏天逐漸顯露了出來。這兩家人在旅館裡共同租下一套房間。某一天,K女士說,她由於睡眠品質不好,所以不能再與她的小孩睡同一間房間。過了幾天,杜拉的父親也找藉口換了一個房間。他們兩人都搬到了新房間──位於走廊盡頭、中間隔著走廊的對門房間。和他們原來的房間比起來,這新房間安全多了,別人無法干擾他們。

  後來,杜拉的父親在杜拉責備他與K女士的事情時,總是習慣性地回答說,他沒有辦法諒解她的敵意,反而教孩子們要對K女士存著感激的心。每當她對母親提到父親這些曖昧的言詞時,母親總是對她說,她的父親前一段時間非常不快樂,甚至還有走到樹林裡去自殺的念頭,K女士注意到這點,才會跟蹤他到樹林裡去,勸他為了家庭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當然,杜拉肯定是不相信這個故事,她認為,他們兩個在樹林裡幽會的時候被人撞見,因此,她的父親為了對他們的幽會進行辯解,捏造出了一個自殺的童話故事。

  杜拉一家回到B城後,她父親每天在同時間拜訪K女士,K先生去上班的那個時間。所有人都議論紛紛,並向杜拉打聽情況。K先生自己曾痛苦地向她的母親抱怨,但在她面前,他從不提及此事──她覺得這可能是他所表達的一種微妙情感。

  她的父親和K女士總是知道,如何在他們一起散步的時候製造獨處的機會。可以肯定的是,K女士拿了他的錢,因為她的花費已超出她自己或丈夫的經濟能力之上。杜拉還說,她父親開始送K女士一些精美的禮物,同時,為了掩飾自己出軌的行為,他也會送她和她母親禮物。以前,K女士因為神經系統方面的疾病沒辦法走路,還進療養院待了幾個月,現在卻像發生奇跡似地,變成了一個健康活潑的女人。

  他們之間的曖昧關係,甚至在杜拉全家離開B城搬去工廠所在地之後,還持續了很多年。她父親常常說,他無法再忍受這裡不適的天氣,他必須為自己著想。他開始咳嗽,怨東怨西,情況一直持續到他突然去B城後,接著, 便從那裡寄回來了最幸福的信。顯而易見的,父親的身體不適只不過是想去看K女士的藉口罷了。

  後來,他們打算去維也納,杜拉覺得裡面肯定有文章。不出所料,他們才搬到維也納不過三個星期,她就聽說K家也到維也納了。杜拉對我說:他們都在維也納,她常常在街上碰見她父親和K女士在一起;她也常遇見K先生,他常轉身跟蹤她,有一次,她一個人在外,他跟蹤她好久,以便確定她要去哪裡,是不是去和男人約會。

 

|文章節錄:《佛洛依德談戀父情節——少女杜拉的故事》/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德爾沃,《通格爾的仕女》,畫布、油彩。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