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之眼:我看風光江湖路

2016/07/18
社工之眼:我看風光江湖路
觸犯法律的孩子,有的只是一時衝動,有的則是一時好奇,從來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壞胚子......

千萬不要和黑幫扯上一點關係,這是我帶觸法少年那麼多年的感想。

在學校或是家庭裡找不到溫暖,這群少年最後被社會遺棄,然後開始流浪,跟著黑幫老大做小弟。第一次犯罪可能先從竊盜案或吸食毒品案開始,然後搶劫、燒殺擄掠,為了搶功拚膽,毫無顧忌地往前衝,在台灣法律保護未成年的體制下,最嚴重的頂多是進少年觀護所,或裁定矯正體系的感化教育,出來之後,往往又走回老路,這是在社會少年的典型宿命。

這些孩子還沒學會游泳就被丟進社會汪洋中載浮載沉,只能獨自掙扎,等到氣力快耗盡時,忽然碰到一群命運相仿的同伴,於是開始相互取暖、相互依偎。如果這個社會拋棄他們,他們一定不會再對這個社會懷有任何善意,隨時可能成為社會中犯罪的毒瘤。

我曾經帶過許多觸法少年,所以非常清楚現在黑幫深入校園、流竄於社區之中的嚴重程度,無論是假黑幫抑或是真黑幫,少年犯罪事件層出不窮。依照經驗,觸犯法律的孩子,有的只是一時衝動,有的則是一時好奇,從來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壞胚子。

然而,一旦進入司法體制的少年觀護所,或矯正體系的感化教育之後,反而提供他們一個很好的進修機會。其實黑道就像軍隊,會把握或利用各種可能的管道,進行人才招募與培訓。

最典型的例子,就像溫青霖那樣,進去黑幫之後,將你納為手下,每個月給你三至四萬元(可能依照學經歷區分價碼薪資),或是兩到三萬元(一般小弟的價碼薪資)的零用錢,實際價碼薪資還可以依個人的表現而向上調整。

個人表現是什麼?即指所謂的特質。黑幫有像溫青霖這樣因毫無家累而被倚重之後,不斷搶功向前衝的類型,也有一般的無賴,那些無賴就只會欺善怕惡,做個地痞流氓。而黑幫組織再依每個人的特質分配工作,做車手(協助犯罪所得提款)、做車伕(載送特種行業的小姐),圍事(顧酒店、顧賭場)、做打手(討債),甚至是頂罪(內含安家費)……等等,不只是給錢而已,同時,那也顯示你在組織中的地位,尤其黑幫會時時刻刻測試你的忠誠度。

有些突發事件,可能都是老早就安排好的。像是跟著黑幫老大出去,卻在暗巷被伏擊,如果沒有替老大挨刀或是護送老大平安離去,很快地,就會被分配到不好的工作崗位去。就拿頂罪來說,有時不頂罪都不行,很多小弟會急著想拍馬屁就衝去頂罪,不只可以提升自己在組織中的地位,更可獲得為數不少的安家費,不過,有時案件實在是太棘手,安家費不僅拿不到,還會直接被入罪栽贓,想逃都逃不掉,進去感化院或是少年觀護所之後,也常常會被其他黑幫分子修理,每天都有莫名其妙的苦頭吃。

與觸法少年接觸多年之後,我總覺得江湖這玩意兒很像直銷,成功的人很多,失敗的人卻更多,在黑幫裡生存,幾乎都得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才能成就自己非凡的「功勳」。現在這個社會,許多青少年感到迷惘,或許是在課業、家庭、朋友各方面找不到他們想要的支持,但卻能在黑幫那兒尋求到一點點溫暖,只要一點點的關心,他們便天真的以為那裡是他們的依歸。他們以為公祭時穿著企業的T恤,就能高人一等;他們以為步出校門時,與外面的黑幫一起欺侮同學,就能「走路有風」;他們以為幫黑道老大砍人、擋刀,在組織內快速升等,就能昂首闊步、不可一世。說穿了,所有的小弟都只是黑幫控制下的一枚棋子而已。

在黑幫組織裡,不乏名校的高級知識分子,他們以專業的知識來協助犯案,對於黑幫來說這些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們的薪資不僅穩定,而且極其豐厚,常常有額外獎金可拿。這讓許多青少年產生錯覺,覺得在外面工作錢少事多,在黑幫裡工作則是錢多事少。

想摧毀你,就先讓你安逸、讓你麻痺。請你吃很高檔的料理、帶你逛高級的名店、買很多名牌的行頭,最後,人的意志真的會被削弱。當你吃慣高檔異國料理或只去氣派豪華的大餐廳用餐之後,再看到超商裡的御飯糰或大亨堡,你還會有感覺嗎? 當你住習慣華麗的獨幢別墅,你還會記得以前租賃的鳥籠雅房嗎?當你出門代步不是開著百萬跑車就是隨手招計程車後,你還會去硬擠猶如沙丁魚的公車和捷運嗎?

當你被黑幫老大叫去收債,瘋狂地手持亂棒砸毀受害人的房子,看到瑟縮在一旁發抖的孩子,卻沒有絲毫憐憫心時,久而久之,待在黑幫,真的就會變成那副麻木不仁的樣子。

最後,有些黑幫小弟完全失去分寸,連老大規定的原則也不再聽從(某些黑幫老大會規定不能對老弱婦孺下重手,或是不能有性暴力),還是會違反戒規。誰沒有親人? 當你看到黑幫連小孩子的腿都要打斷,連阿嬤都要欺凌,向警察檢舉,警察也置若罔聞的時候,真不知道從此還能再相信誰?黑幫老大把小弟訓練成殺人機器,是要幫他賺取更多的金錢,如果不受教聽命,就以幫規處置,或是丟給警察做業績。警察並非全是壞蛋,好警察也不少,但可惡的警察卻比可惡的流氓更可惡! 如果小弟知道自己是被老大做掉的,那麼,進去感化院或少年觀護所之後,他還會再去找尋新的老大做為靠山,等到出獄之後,繼續回頭尋仇。少年監獄等同於是再進修、再進化的場所,反彈的力道更是駭人,製造的社會問題也更多,而且,黑道尋仇與報復事件是永無止境的,手段只會更殘暴,波及的人也會更多,一個又一個悲慘的故事,更是在社會各個角落不斷地在發生、上演著。

黑道,不僅是一條難走的路,而且,還有吃不完的苦頭等在那頭……。

想多關懷身邊的孩子嗎?
歡迎參加【伯朗咖啡館講座】一個少年保護社工和觸法少年的生命故事。
【講堂日期】07/23(六)
【講堂時間】14:00-16:00 (請提早30分鐘進場)
【講堂地點】南京二店2F-台北市南京東路二段1號2樓(新生北路口)
  *TEL:02-2562-1633

|文章節錄:《我在少年中途之家的日子》/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