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琴工作室的樂章:一支紅色古琴的真偽

2016/07/16
提琴工作室的樂章:一支紅色古琴的真偽
環繞在提琴周圍的人,如製琴師、修琴師、演奏家及琴商,他們的故事不曾間斷……

薛師傅有一支古小提琴,是不均勻的暗絳紅,佈滿了歷經滄桑的歲月痕跡。其實這稱不上是「一支」小提琴,因為面板已被拆開,面板內部都有好幾塊補釘,指板也已拆下,就像一堆碎木板,極不起眼,外行人絕不相信,這還會是一支小提琴。

但這幾塊木頭,可是薛師傅的寶貝,我們幾個人,都曾見過他拿出來炫耀,所以我們都知道這支小提琴的故事:這是當初,薛師傅在國外旅行時發現的一支古琴,幾經檢驗,他認為是二百年前,製琴名家加里雅諾的作品,他又拿給他的老師複檢過,得到確認,他相信經過修復整理後,會極有價值,可以值一百五十萬元,所以雖然當時對方開價三十萬元,他還是欣然買下。

只是回國三年多來,這支古琴一直擺著,他始終沒有把它修復起來,偶而有特殊朋友來時,他才會搬出來秀一下,在大家的驚嘆聲中,又收起來藏著。

一個晚春晴朗的黃昏,一位年輕帥哥自在地走進我們工作室,他似乎相當熟悉這個地方。他身穿黑色高領緊身上衣,黑色長褲,外加一件灰色獵裝外套,俊秀斯文的臉上配著金框眼鏡,甚為帥氣,手上還提了二只琴盒。

這時薛師傅正好外出不在,這年輕人是不約而至的。

此時羅旺、約光、朝隆與我正在工作中,羅旺細聲地在我耳邊說:

「這人叫小高,是薛師傅的朋友,他是個活躍的提琴商,年紀輕輕,但業務已擴展到國際化,擅長古琴的買賣,對古琴的評鑑有敏銳的眼力與商業技巧,常到歐洲尋找古琴,整理後高價售出。」「通常提琴商手上有一張音樂家及收藏家名單,是收藏名琴的潛在客戶,當提琴商手上有名琴待售時,他不只通知客戶來看貨,而且會逐一拜訪每個重要客戶,主動把名琴送到客戶家裡,供人鑑賞與試奏。」

小高的二只箱子,每只箱子各有二支小提琴,總共有四支小提琴,說是在歐洲覓得,百中選一的古琴,每支至少是五十萬元以上,他逐一試拉給大家聽,果然是科班出身,熟練的身手,把阿爾比諾尼的奏鳴曲,以優美的旋律,出神入化地演奏出,每支小提琴在他手上都顯露出極佳音色,展現調和的共鳴。以他的演奏技巧,我相信即使再平凡的琴,也會呈現提琴的珍貴價值。

「現在這樣的好琴,已很難找了,在國外也是精挑細選後才挑出來的。」

「世界上古琴的數量有限,沒有了就沒了,不像新琴可以再製作。」

小高一面展示,一面解釋,又要我們試試看,顯然是把我們當成客戶推銷。然而我們卻只聽,只看,沒人敢去拿起來試拉,深怕一不小心,毀了這些昂貴的古琴,那可賠償不起

小高真是個積極的提琴商人,知道我們這裡有愛提琴的人,就直接跑來了,他不知怎麼想的,竟認為我們是潛在客戶,其實我們雖然愛提琴,卻買不起名琴。

既然大家都那麼客氣,沒人有膽量試奏,於是小高環顧左右,逐一瀏覽薛師傅的收藏,然後他發現了這幾片被分解的提琴木板,大師兄羅旺則趨前,補充說明它不凡的身分,小高仔細看了看,然後皺著眉頭說:

「這些木板不像是出自同一支琴,是由不同的琴料併湊起來的,你看,面板、底板的油漆不太像,邊條粗細也不同。」

「有人專門收集破損不整的古琴,撿出其中可用的零件,又可以併湊成一支古琴,不仔細檢查可看不出來,很容易欺騙外行人。」

「併湊的古琴,就材質而言,確是古琴,但已毫無名家古琴的價值了。」

小高精采的評論,說得頭頭是道,大家來提琴工作室那麼久,從沒聽過那麼好的提琴分析,好佩服他銳利的眼光與判斷能力,對他的專業見解無可置疑。

第二天,薛師傅回來,有人告訴他,有關小高昨天曾來過這裡,並對他寶貝提琴的評頭論足。薛師傅聽了,立刻勃然大怒,暴跳如雷,竟然有人斗膽批評他的寶貝,簡直是故意挑戰他的專業能力,對他是極大的侮辱。

「哼!辨識併湊古琴的技巧,還是我以前教他的,而他現在卻敢拿這個來扁我。」

「要是事情傳出去,我要如何做人?往後我的名譽要往那擺?」

他拿出那堆古琴殘件,伸到大家眼前,再解釋道:

「你們看,面板與底板雖然顏色有異,但那是因為木材不同的緣故,小提琴面板是雲杉,底板是楓木,因木材密度與色澤不一樣,上漆後視覺當然會稍有不同,其實是同一種漆的。」

的確,暗絳紅泛亮,透而不露,顏色好像是同一年代,同一種漆料。

說到小提琴的漆,是一門學問,每個師傅所用的配方都不一樣,即使同一配方,因年代不同,漆出來的效果也不一樣。像薛師傅就堅持使用三十年前庫存的漆,保存在義大利地窖裡的。

「好,由漆的表現證明面板,琴頭,側板都是同一支琴的,再看看這底板跟面板,形態是不是一樣,假如是不同人做的二支琴,它的形態尺寸就不會一樣,現在你們看到它的風格尺寸都是一樣的。」

薛師傅一口氣從琴的油漆,組合到木材,作觀察入微的分析,像外科醫生的步驟,又像偵探般的精細,令人不得不佩服他心思的細密,若非這件偶發事件,讓他一時興起,他也不會跟我們講這些道理的。薛師傅平常從來不跟我們講提琴道理,像提琴的零件功能、發音原理、維修等理論的課,他是從來不講的。

好戲還在後頭……

 

|文章節錄:《提琴工作室的樂章》/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