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瑪.柏格曼:來自瑞典的電影大師

2016/07/14
英格瑪.柏格曼:來自瑞典的電影大師
「我從來不認為電影是寫實的, 它們只是一面鏡子,是現實的片斷,幾乎跟夢一樣。」

  柏格曼把銀幕視為一面巨大的鏡子,他所關心的事物皆映照其中,英格瑪.柏格曼如同一個唐吉訶德式的靈魂鬥士,在這面閃閃發亮的大鏡當中揮戈挺進。

  1918年7月14日,英格瑪.柏格曼生於瑞典烏布薩拉,那是個聞名歐洲的城市,有北歐最古老的大學和教堂,風景優美。小城傳承自中世紀的遺物和裝飾、大量的宗教壁畫,成為他童年記憶裡的深刻印象。在日後的許多電影鏡頭中,他試圖重現宗教壁畫那種靜默、神祕而凝重的畫面氛圍。他的父親艾瑞克.柏格曼(Erik Bergman)是虔誠的路德教徒,長期擔任牧師,母親是一位護士。父親對柏格曼的管教嚴厲到幾近殘忍的程度,柏格曼的童年在嚴峻、冷酷、壓抑的氣氛中度過。這種過早到來的嚴酷氛圍,與北歐特有的民族氣質、和天氣相對應的濃重、沉鬱,一一沉澱在柏格曼的電影之中。

  宗教家庭的刻板生活,及其和世俗生活之間的衝突,使柏格曼一生的思考都與上帝的存在與否糾纏不清。回憶自己的家庭時,他說:「這個嚴厲的中產階級家庭,為我塑造了一面反擊的牆,使我越磨越銳利。」

  1937年,柏格曼進入後來的斯德哥爾摩大學攻讀文學和藝術史,莎士比亞和斯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的作品,為他日後的電影留下明顯的戲劇痕跡。1944年,柏格曼寫出第一個電影劇本《折磨》(Hets),1945年執導了第一部電影《危機》(Crisis),1953年完成了《小丑之夜》(Gycklarnas afton),描述藝術家的地位及其與社會諸多事物之間的關係。柏格曼借由藝人在社會上尷尬、荒唐、卑賤而又淒涼的生活,來表達他對現實的懷疑, 他說:「如今藝術家處於這樣一種地位,他必須自覺自願地在巔峰之上翻跟斗,以滿足觀眾。我們也必須以我們的名譽冒險,來滿足電影的需要。」

  1955年的《夢》(Dreams)和《夏夜微笑》(Smiles of a Summer Night) 之後,柏格曼於1957年,在之前寫就的舞台劇作基礎上,以35天完成《第七封印》(The Seventh Seal)的拍攝,影片以肅穆、酷烈的氛圍向上帝和死神發出質疑,獲得1957年坎城影展評審團特別獎。

  隨著1957年的《野草莓》(Wild Strawberries)、1958年的《面孔》(Ansiktet)(在美國上映時改名《魔術師》Magician)、1960年的《處女泉》(The Virgin Spring)、1961年的《猶在鏡中》(Through a Glass Darkly)、1962年的《冬日之光》(Winter Light)、1963年《沉默》(The Silence)(這三部片被稱為柏格曼的「信仰三部曲」)等影片的出現,柏格曼在世界影壇的地位得以確立,而他所涉及的基本命題,也在迴環纏繞中逐漸清晰顯現。

  1964年拍攝《這些女人》(All These Women)、1966年《假面》(Persona)、1968年《狼的時刻》(Hour of the Wolf)、1968年《羞恥》(Shame)、1972年《哭泣與耳語》(Cries and Whispers)、1973年《婚姻生活》(Scenes from a Marriage)、1975年《魔笛》(The Magic Flute)、1976 年《面面相覷》(Face to Face)……柏格曼長河般洶湧而出的創作,在人們面前形成藝術奇觀。

|文章節錄:《非懂不可的100位電影大咖》/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