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王子

2016/07/04
野蠻王子
是人類的智慧不夠,才讓我們的生活品質沉落了,生命的寬度、向度窄化了,該是大家好好思索環境問題的時刻了

讚美歌響遍整個微暗的森林,在凱爾特國被稱為德魯伊(Druid,凱爾特古語是橡樹之賢者的意思,他們是凱爾特神話中的祭司,自然的崇拜者和守護者。)的三位聖人正在橡樹前虔誠祈禱。

一位年輕的德魯伊一邊吟唱讚美歌,一邊緩緩地爬上母樹,他用金鐮刀取下一株寄生在樹枝上的槲寄生,並丟給在樹下準備迎接的同伴。對德魯伊來說,槲寄生,特別是寄生於橡樹的槲寄生是神聖的植物,絕不允許掉落在地面。

自古以來,凱爾特族一直認為老樹的樹幹象徵著太陽、月亮或星辰所形成的天空,以及風或鳥生存的陸上世界,並相信扎入地底下的根莖會守護大地,聯繫生與死的世界。在樹木都陷入深眠的寒冬裡,槲寄生卻依舊脆嫩鮮綠,因此人們相信槲寄生是不畏懼恐怖的黑暗世界,擁有特殊力量的植物。

三位德魯伊完成向母樹祈求砍伐森林樹木的儀式,在樹幹淋上蜂蜜酒後,便前往樵夫等候他們的地方。三名樵夫在距離不遠的地方,正忙著把松樹樹枝綑綁成薪柴。

「他們來了!」

樵夫們起身向三位德魯伊致敬。其中一名樵夫牽來一隻綁在附近的羊。

年老的樵夫指著正在咩咩叫的羊說:「這隻羊早上才剛剛送來,是難得一見的珍品呢!」

不同於凱爾特國常見的深褐色羊隻,這隻羊的顏色是罕見的純白色。

德魯伊在羊的頭部及身體上方揮動方才取下的槲寄生, 進行驅邪儀式。儀式完成後,年輕的德魯伊用力抓住羊,另一位德魯伊拿起黑曜石(一種天然的火山琉璃)做成的刀子敏捷地割斷羊的喉嚨。槲寄生沾滿噴出來的鮮血,朝四面八方揮灑以淨化這塊土地。接著,德魯伊用羊的油脂和鮮血,在三名樵夫的額頭和臉頰畫上驅邪的圖樣。

死去的羊被輕輕放在薪柴上,連同供奉的野花擺上乾草及乾燥後的小松樹樹枝,用打火石點火。松樹樹枝在紅黃色火焰中燃燒,湧出的煙霧不斷地飄向天空。此時,森林裡出現十多位德魯伊的修行祭司,他們用美麗悅耳的合聲吟唱著讚美歌。三位德魯伊拿出太平鼓,配合著歌聲打鼓。那是一首凱爾特國最古老的祈禱歌。響亮的歌聲傳到遙遠山谷裡的村落,直唱到犧牲和薪柴完全燒盡為止。

到了午後,德魯伊把剩餘的灰燼和水加以攪和後,在所有參加儀式的人的額頭畫上圓形記號。接著,其中一位德魯伊用黑曜石做成的斧頭觸碰橡樹樹幹三下後,所有人都朝著橡樹鞠躬膜拜。

「這樣就完成儀式了,謝謝大家。」

年輕的修行祭司拿出蜂蜜酒和黑麵包款待樵夫與德魯伊。年老的樵夫對著同伴說:「每個人都認為不應該砍伐這樣的老樹。不過,這棵樹被砍下來後, 將化身為康拉王的船艦, 在遼闊無邊的大海展開一段精彩的旅程。這棵樹將為了我們,改變它存在的形式。」

紅色頭髮的樵夫把口水吐在手掌心,握緊厚重的青銅斧頭(凱爾特族自古就有不能在森林使用鐵製工具的規定)朝附近的一棵大樹大聲吆喝說:「呦咻!」「嘿咻!」

咚!咚!斧頭的刀鋒不斷地砍進樹幹裡。砍樹聲響遍森林的每一個角落,鳥兒們不再鳴叫,一瞬間甚至感覺連風兒都靜止了。

深紫色天鵝絨般的天空,懸掛著一輪銀色的圓月。咻的一聲,樵夫們的頭上掠過一陣夜鷹搧動翅膀的聲音,那聲音就如大蜜蜂的鳴叫聲。黑暗裡,不知從何處開始……

 

|文章節錄:《野蠻王子》/九韵文化
|圖片來源:德魯伊(聖人)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