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龍.白蘭度

2016/07/01
馬龍.白蘭度
馬龍.白蘭度當年演出《教父》可以說是霸氣萬千,在他的逝世紀念日,讓我們一同欣賞這位特立獨行的演員。

  從《教父》到《巴黎最後探戈》,白蘭度的演技無懈可擊,他不按牌理出牌的反社會行徑也招致不少非議:有人說白蘭度在《巴黎最後探戈》中迷失了自我,也有人說那是赤裸的自白;「這兩者代表白蘭度與生俱來的兩種極端——前者是最偉大的演繹;後者是最大膽的自我解剖。」

  三段婚姻加上「不爽就走人」的作風,白蘭度的八卦話題從未間斷,銀光幕下的白蘭度究竟是甚麼模樣?與他握過手的人說:「馬龍.白蘭度看著我的眼睛,說:『謝謝。』他的聲音很輕,卻十分溫雅。他還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的掌心很溫暖。」 擺不平私領域層出不窮的麻煩事時,白蘭度藉著暴飲暴食獲得片刻的滿足與釋放。他說:「食物一直是我的朋友,遇到麻煩或想尋開心時,我就會打開冰箱。」據說,他有時一天要吃上幾公斤的冰淇淋緩解壓力。

  每當接拍新片時,白蘭度都會去瘦身中心減肥。他的一名女友回憶:「有一次,我和馬龍躺在酒店的床上看電視,正巧看到《慾望街車》,馬龍說:『把它關了。』我從未看過那部電影,所以央求他:『讓我看看吧,求求你!』過了一會兒,馬龍讚嘆的說:『噢,我的天!我那時多漂亮,但現在更漂亮。』」

  20世紀著名的表演教授史黛拉.艾德勒(Stella Adler)曾指導白蘭度表演技巧,她認為:「成名後的馬龍,不能調整內心的矛盾衝突,也許,天賦成了他的負擔,他最終還是得面對刻意隱匿的內在黑暗世界。」貝托魯奇則說:「不知道為什麼,白蘭度身上就是有一種盛氣淩人的霸氣。哪怕他一動也不動地端坐在椅子上,這種氣勢也會彌漫在空氣裡。這種天生的架勢,使他的人生態度有別於他人。」

  《巴黎最後探戈》後,白蘭度比過去更深居簡出並逐漸減產,1979年他再度與柯波拉合作,演出以越戰為背景的《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片中剃光頭髮的白蘭度歷經無情戰火血腥殺戮,宛如一個坐看雲起時淡定俯視人間的老僧。據說,他看完張藝謀執導的《活著》,對葛優的表演頗為欣賞,希望有機會和葛優同台演出;千禧年馮小剛籌拍《大腕》時, 曾力邀白蘭度參與演出,無奈礙於健康因素未能成事。

  2001年的《鬼計神偷》(The Score)是他最後一部電影,晚年的白蘭度只透過電子郵件與外界聯絡,以匿名身分上網與人溝通,還會瀏覽與自己相關的網路訊息,同時修正錯誤;而在他自己的無線電頻道上用假嗓音獻聲, 是他一大生活樂趣。

  2004年7月1日,80歲的白蘭度病逝於洛杉磯。

  這位一向特立獨行的男主角,留下最傲人的一句名言就是:「隨便你們怎麼寫我都好,我不在乎,我只要做我自己!」

 

|文章節錄:《非懂不可的100 位電影大咖》/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Insomnia Cured Here。馬龍.白蘭度於《飛車黨》的的劇照,其打扮影響了當時的時裝潮流。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