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龜打哈欠會傳染嗎?

2016/05/29
陸龜打哈欠會傳染嗎?
還在談論人類打哈欠會傳染嗎?算了吧~讓會打哈欠的龜龜搏君一笑!

奧地利維也納大學認知生物學系的安娜.威爾金森(Anna Wilkinson)和她的同伴們早已在幾年前就把這個問題搬到了紅腿象龜(Geochelone carbonaria )身上,並憑藉發表在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動物學報(英文版)》(Current Zoology)上的論文摘取了2011年搞笑諾貝爾生理學獎的桂冠!雖然她們的結論是,不會。但是經過各種歡樂的實驗後,她們認為龜打哈欠不傳染,很重要……

打哈欠會傳染的三大假說

打哈欠是一種許多脊椎動物都有的行為。人們認為它至少有兩大重要的作用:

①為困倦或有壓力的神經提供一定程度的喚起,以利於動物保持生存所必須的警戒;

②在動物群體中提供一種交流的手段,以確保大家行動一致。即:你困了嗎?我也困了,那麼都洗洗睡吧⋯⋯

打哈欠會傳染嗎?已有實驗證明人類(Homo sapiens)在看到、聽到同伴打哈欠後有40%∼60%的幾率也會打一個哈欠。並且,也有研究者在黑猩猩(Pan troglodytes)、短尾猴(Macaca arctoides)、獅尾狒(Theropithecus gelada)甚至狗(Canis familiaris)等物種中記錄到了打哈欠的傳染。至於這是為什麼,目前假說有三:

假說一:「固定反應」說。

當甲看到乙打哈欠後,即刻觸發了甲的打哈欠的反射,於是甲也打哈欠。這個是觸發開關式的固定反應,整個過程是「無腦」的。

假說二:「無意模仿」說。

當甲看到乙打哈欠後,無意間也模仿了乙的動作,打了哈欠。這種情況下通常甲在獨處時是不需要打哈欠的,打哈欠純表示和乙是一夥兒的。這是社會性的動物能夠表現出的。

假說三:「通感」說。當甲看到乙打哈欠後,受到乙打哈欠所表現出的情緒的感染。「啊,原來我也困了/無聊了呢⋯⋯」於是同打哈欠。這是有較複雜神經系統,能處理複雜思想情緒的動物才能做的高級事情。

於是,我們敬愛的搞笑諾獎得主,安娜.威爾金森等人為了分辨這三個假說的正確性,選擇了絕佳的實驗材料:看起來笨笨傻傻的一種陸龜:紅腿象龜。和靈長類或者聰明的狗不同,這些傢伙頭腦簡單,看起來不像有複雜的思想情緒,也不怎麼合群,不過倒是善於觀察、眼神不錯的動物。紅腿陸龜打哈欠要是也能傳染,這只能是無腦的「固定反應」了對不對!

實驗就這麼華麗地出爐了!

手把手教你:做實驗,得諾獎!

安娜和夥伴們養了7隻還沒有長到性成熟的紅腿象龜(因此,由於缺乏第二性征,研究者甚至不能鑒定其中3隻龜龜的性別),這就是她們的實驗材料了,她們在研究方法中寫道:首先保證所有的龜都是養在適宜的溫度和濕度條件下(按:這樣才不會行為異常),然後保證了它們此前從未接受過類似的實驗⋯⋯

嗯,一切就緒了。

實驗的第一個難點是,要讓打哈欠在龜龜中傳染起來,必須要有一隻先打哈欠的龜龜。雖然龜龜們會打哈欠,但這也不是想打就能打的。於是,安娜等人花了6個月的時間先用食物的誘惑,把其中一隻叫做亞莉桑德拉(Alexandra)的蘿莉小龜調教成看到紅色的方塊就會做出張嘴、仰頭的動作,至少它看上去和龜龜打哈欠沒什麼區別⋯⋯雖然,其實這是想吃東西的動作!嚴肅地說,這是人工誘導建立的一個條件反射(參見巴甫洛夫和狗的故事)。但是,這已經是我們所能做到的極致了,不是嗎?

這下萬事俱備,東風也有了,實驗正式開始!

 

|文章節錄:紫鷸/《離開叢林太多年》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