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茵的黃金

2016/05/22
萊茵的黃金
今天是華格納的誕辰,《尼貝龍根的指環》可以說是集神話與歷史及文化的藝術劇作,劇情可謂峰迴路轉……

當你坐在觀眾席上等著幕簾拉起時,忽然耳裡傳來大河深處河水轟隆、震動河床的聲音。水聲越來越清楚、接近:感覺好像快接近水面上飛揚的泡沫。接著幕簾升起,你看到了剛才所聽到的一切:深廣的萊茵河,河中有三個奇形怪狀的仙子人魚。

她們是半人半魚的水仙子,正一邊唱歌一邊嬉戲,陶醉地沉浸在歡笑之中。她們並不是唱著民謠之類的曲子或歌頌羅蕾萊和她命運多舛的戀人,只是隨便哼哼唱唱,配合著水的韻律及她們游泳的節奏,想到什麼就唱什麼。

這是黃金時代,萊茵的女兒們對這裡眷戀不已,就是河中那塊萊茵的黃金。她們所珍視的不是它的世俗價值,而純粹只是它的美,和它的燦爛。現在看不到這塊黃金的全貌,好像被蝕去了一部份,那是陽光並未直射河中的緣故。

這時來了一個既可憐又可鄙的侏儒,正沿著河床踩著滑溜溜的石頭偷偷摸摸地走來。這個生物的精力充沛,使他維持孔武有力的體格和熱情洋溢的心靈,但智力卻可比擬低等動物,想像力因受限於自私心而貧乏狹窄:他的愚蠢使他無法理解個人和全體的關連性,即他的財富只是全世界財富的一部份,若棄整個世界於不顧,則個人的幸福永遠無法圓滿;他全身的蠻力只拿來用於滿足自身利益的恣意搶奪。這樣的侏儒在倫敦到處可見。

現在的他滿懷希望,憑著一股衝動,來這裡尋找他所欠缺的美麗、開朗快樂的心、豐富的想像力,以及音樂。萊茵的女兒對他而言就是這一切的化身,讓他充滿了希望與渴求。但他卻從沒想過自己身上沒有絲毫她們可能感興趣的東西,受限於先天條件,他無法從別人的角度來思考事情。於是,懷著單純的一廂情願,他將自己當作情人獻給她們。但是,她們只是半真實的東西,思想直接而單純,就如同現代的摩登年輕女孩般。這可憐侏儒的外貌,完全不符合她們美的標準,更甭說是她們心目中的浪漫英雄了。他既醜又怪,動作笨拙彆扭,貪得無厭又荒謬可笑,討人厭的程度足以讓她們拒絕他追求生活和愛情的權利。於是她們竭盡所能地諷刺他,佯裝對他一見鍾情,然後又跑開來戲弄他。她們不斷地嘲笑、羞辱這可憐的悲慘傢伙,直到他被屈辱和憤怒激得失去控制。

這時河水開始在陽光中閃爍著粼粼波光,萊茵的黃金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她們靜了下來、懷著狂喜崇拜她們的珍寶,暫時忘掉了一旁的侏儒,雖然她們熟知克隆代克的黃金故事,但並不害怕黃金會被侏儒搶走,因為除非發誓永遠放棄愛情,否則任何人都奪不走黃金。

而侏儒來這裡的目的就是尋求愛情,她們忘了方才無情的譏笑和拒絕無異於下毒扼殺了他對愛情的渴望。他現在知道,不能靠普魯托的力量搶走的東西,生命也無法給他。就好像某個可憐、粗魯、鄙俗、卑劣的傢伙滿懷熱情想擠身於貴族社會之中,卻遭到冷眼斥責,傷心之餘體認到唯有財富才可能將他所渴望參與的貴族社會帶到他的腳下,並為他自己買個美麗優雅的妻子。

他別無選擇,他發誓放棄愛情,如同你我當中每天都有上千人發誓遠離愛情一樣。眨眼間,黃金已在他掌握之中。他就此消失於深處,留下水仙子徒然大喊「有小偷啊!」。河水似乎自此陷入黑暗,往下越沉越深,越離越遠……我們卻回到了雲端的上方。

現在,還能期望世上有什麼力量能阻止我們的侏儒,這位以鉅富的新面目出現的阿貝里希呢?他很快便開始支配黃金的力量,為了增加自己的財富,他毫不留情地奴役著他的侏儒同胞們。不論是在地面上或地底下,他以飢餓這條無形的鞭子鞭策他們不停地工作。

可是奴隸們從沒見過他本人,就像我們現在「危險交易」中的受害人從未見過那些權力無所不在的大股東一樣,只能毫無選擇地一步步走向毀滅。他們用血汗辛苦掙來的財富,卻反而加劇荼毒他們的力量;前一刻賺來的財富,下一刻就落入統治者之手,使他的力量更加壯大。

若世上沒有更高的權力來和阿貝里希抗衡,人類終將走向毀滅一途。這樣的抗衡力量的確存在,稱為「諸神」……

 

|文章節錄:《華格納:尼貝龍根的指環》/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巨人抓住福瑞雅、阿爾貝里希與尼貝龍根侏儒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