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家

2016/05/16
我們這一家
昨天是國際家庭日,父母親的教養對於小孩子的成長有一定的影響力,在現今無遠弗屆的社會更是如此!

反思中國式父母之愛

  父母之愛曾經在中西方文化中,不論是以文學、詩歌或以音樂的形式,都是得到最廣泛讚頌、並且不會受到任何異議的主題。二次世界大戰後,隨著精神科學、臨床心理學的發展,西方世界開始衝破傳統文化與宗教的禁錮,對父母之愛做科學的研究和探討,以科學的眼光認識和理解父母之愛,找尋有利於孩子身心靈發育成熟的、健康的父母之愛。

  尤其是在過去三十年裡,發展認知神經學集合了心理學、生物學、神經科學和醫學的研究,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孩子早年如何從父母之愛的體驗中,形成日後的悲觀或者樂觀情感,對世界是威脅還是友善的反應,以及對自信心的概念;認識到父母給與孩子早年的愛,塑造了孩子未來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了有能力使用新的知識給予孩子更好的愛,父母和將要成為父母的人,需要反思中國式父母之愛,是否為孩子的身心靈健康發育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

  蘇格拉底有一句名言:「認識自己」。每一個做父母的,都希望知道怎樣愛孩子,都希望知道如何成為一個「稱職」、「合格」的父母,也竭盡全力希望給孩子世界上最好的父母之愛。好父母不是天生的,偉大的蘇格拉底原則在啟發父母:成熟的父母之愛不是父母在無知中進入愛孩子的誤區,而是父母願不願意、有沒有勇氣和能力評估做好父母自身的限制?

三個母親的對話

  有一天,三個母親在一起聊天。母親甲說:我為孩子訂立的目標就是要考到國外的名校,拿到博士的學位,這樣才能在社會上有競爭力。母親乙說:學得好不如嫁得好,我的目標是把女兒培養成一個有魅力的女人,將來嫁給一個有錢的人家,不受貧窮之苦,過著人上人的生活。母親丙說:孩子盡力就行啦!

  這三位母親對孩子的愛有三種不同的理解。而不同的理解會使母親對待孩子的養育方式不盡所同。當然,養育孩子的結果也不一樣。

  也許我們覺得自己做得很成功,但這樣的感覺並不夠。假如孩子在父母的安排之下,勤學苦練英語,然後得以到國外的一流學校讀書;可是,當孩子來到名校,在一個完全陌生的語言、文化環境中,面對著眾多優秀的人才,和更富有的家庭,他學到了什麼?他會如何應對?

  也許,孩子最終讀出個功成名就,拿到名校的畢業證,找到一份高收入的工作,最後順利結婚生子。這個孩子算是成功了嗎?他可能永遠也不會真的成功。因為他的天賦可能不在他所學的專業上,反而有一種隱隱的缺憾留在心中。他難以辨別自己所在的領域,並在該領域裡有創造性的發展;更可悲的是,他不會享受他做的工作,對生活不會滿意。誰說他是成功的呢?

  也許,孩子有十分的天賦,但是因為父母的能力限制了他們健康地愛孩子,結果孩子的天賦並沒有得到完全的開發,或許僅僅得到一半的開發。不論是哪一種情況,都將給孩子一生留下缺憾,也給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留下缺憾。兒女成「器」、成「材」固然很好,但是父母何不誠實地問問自己的心:在我決定送孩子到國外之前,我真的評估了孩子的能力、天賦和性格了嗎?我的孩子生活得幸福嗎?

  美國心理學家,《情商》一書的作者丹尼爾.戈爾曼(Daniel Goleman)博士寫到:「智商高跟情感生活沒有關係。最聰明的人可以發飆撒野,控制不住衝動。高智商的人可以是把握不住自己生活的人。」如果說,實施暴力犯罪,淪為殺人凶手是極端的例子,而且也不是每個罹患憂鬱症的人最後都以自取性命的方式,讓父母一輩子傷心痛苦,或者成為「剩女」、「啃老族」等讓父母為他們擔憂,但戈爾曼博士所講的,是許許多多無法進入和管理自己的親密關係,無法應對突如其來的壓力,或者不會處理自己的情感問題,或者無法解決生活問題的所謂「高智商、低情商」、生活缺乏品質的人……

 

|文章節錄:《慈祥與殘酷:透視中國式父母之愛》/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