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細亞的好孩子

2016/05/10
亞細亞的好孩子
韓寒的〈太平洋的風〉在大陸掀起一陣颱風,一時間臺灣成了口中高頻辭彙。來看看一個大陸學生視野下的台灣。

  我不會因為中華臺北隊在奧運會上金牌數目為零而有半點譏笑,我反而會因為零八年東道主金牌數第一而有滿腔冷嘲;我不會因為臺北只有一零一大樓一枝獨秀而覺得物質文明缺失,我反而會因為珠江新城高層密集而深感精神文明匱乏;我不會因為對岸的大街上集體遊行與聚眾抗議頻現而心生不安,我反而會因為天朝的鴉雀無聲與集體失鳴而格外憂患。所以,我認同韓寒今天的〈太平洋的風〉。

  韓寒空降對岸,跟小馬哥手牽手逗留三日後,北歸。今日微博長文一現,一如既往遭受追捧,粉絲狂熱,在整個炎炎夏日,刮起一股最炫的中華臺北風。這股颱風,吹拂了我這個即將奔赴對岸寄居兩年天朝屁民的神經。

  在規避了政治和體制的前提下,概括來說,全文只是觸及兩點。而這兩點,猶如男屌絲眼中白富美身上三點中的上位兩點,點點可貴,點點誘人。而那能讓男屌絲全身酥麻軟中帶硬的第三點,作為最敏感的那一點,民主與自由,似乎恰恰就是被規避掉的那一點,一般人完全不可企及。

  一是人情味。在對岸,禮貌、熱情與人性化是人際交往的主流辭彙;而在大陸,對應的卻是粗暴、冷漠與官本位。文中的配眼鏡與計程車之細微瑣事都在說明這一點,而這些生活中的細節不是偶然;類似的,在我與對岸接觸的過程中也有過多次被人情味軟化的感受。一些先前去過臺灣作為過客的朋友,歸來後,對臺灣的人情味讚不絕口,另有一些人,一些時日下來,便貪戀不已了,想著再次踏上對岸,乾脆選擇申請去臺灣讀書,於是成為了在臺陸生人員構成的相當一部分。對很多人來說,臺灣取代了成都的位置,成了一個來了就不想走的地方。而這個地方,吸引人的不止美食與美景,更有人情味帶來的尊嚴,因為這是大陸一般民眾很多時候都不曾有過的。

  二是中華文化。我們發現純粹的中華文化在臺灣,或許,它才更映襯中華這兩個字。同為華夏子孫,同為中華兒女,在天朝,這個華字的內涵越來越被蠶食,而更多的表現在了浮華的華字層面。今天韓寒要感謝香港和臺灣,因為它們庇護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裡的東西免於浩劫。想必這也得到很多人的認同。關於海峽對岸,我想我並不是懷著極端主義色彩的傾情心結,我也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地方,沒有完美的制度,沒有完美的文化,但是我堅信韓寒的這一句話:在華人的世界裡,它也許不是最好的,但的確沒有什麼比它更好了。

  其實上面這兩點,男屌絲也是同樣擁有的,在最初階段甚至與白富美是不相上下的,只是後來悲劇了,造成了同樣的部位,看自己的了無生趣,看別人的卻血脈噴張,這成了苦逼現狀。不同的體制,不同的營養,致使了在胸部發育方面,大陸淪為了男屌絲,對岸成為了白富美。

 

|文章節錄:《亞細亞的好孩子》作者寫於2012/5/10/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臺灣的東海岸,有著最早的一片感覺,以及最早的一片世界,因為這裡吹著太平洋的風。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