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永遠的他鄉

2016/05/08
再見!永遠的他鄉
保羅.高更於1898年離開大溪地,離去時一邊凝望著情人的身影,一邊邁向不同的人生旅程……

  我該回法國了。迫切的家庭義務召我回去。

  再見了,你這殷勤好客、美不勝收的土地,你這自由與美的國度!我比來時長了兩歲,卻年輕了二十年;我比來時更像個蠻子,卻擁有更多的知識。不錯,這些野蠻人,這些無知的化外之民,教給我這個文明老頭的東西太多太多了。他們傳授給我的是關於生活的科學和關於幸福的藝術。

  航船離開碼頭向大海駛去,我最後一次回頭看苔拉。這之前,她已經哭了好幾夜。現在,她筋疲力盡了,心情依然沉重,卻平靜了許多。

  她坐在碼頭的石沿上,雙腿下垂,兩隻結實的大腳剛剛觸到下面的鹹水。一直戴在耳上的那朵花,落在雙膝上面,枯萎了。

  遠遠近近,其他女人也無聲無息,顯得疲憊而呆滯;她們什麼也不想,只是凝望著把萍水相逢的情人帶走的輪船上冒出來的煙柱。我們站在輪船的駕駛臺上,拿著望遠鏡望;過了很長時間,似乎還看見她們的雙唇張合著,那一定是在吟唱這首古老的毛利歌曲:

  「南方來的微風啊,東方來的輕風,你們在我頭頂上會合,互相撫摸互相嬉鬧。請你們不要再耽擱,快些動身,一齊跑到另一個島。請你們到那裡去尋找啊,尋找把我丟下的那個男人。他坐在一棵樹下乘涼, 那是他心愛的樹,請你們告訴他:你們看見過我,看見過淚水滿面的我。」

 

|文章節錄:《諾阿.諾阿:尋找高更》/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高更,《再也不敢了》,1897年,畫布、油彩,收藏於倫敦,寇德中心畫廊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