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叫本韋努托.切里尼

2016/04/28
我名叫本韋努托.切里尼
詩人歌德曾說:我從這個人的憂鬱中看到整個世紀。一起來看看切里尼大師的親筆吧!

  世間各色人物,如果他們真誠,只要做出過業績,或類似於業績的東西,都應該親筆為自己立傳,但不要指望在 40 歲以前能搞出什麼名堂來。我之所以想到要做這件事是因為我已年過 58,現在就在我的出生地佛羅倫斯城。許多不幸遭遇我仍記憶猶新,事實上每個人都遇到過麻煩。可就現在來說,我所遇到的麻煩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少得多——不僅如此,我覺得現在是我一生中身心最健全的時候。我仍能回想起一些愉快的往事和巨大的災難,這些災難我想起來就不寒而慄。可我居然大難不死,活到 58 歲還精力不衰,真是托了天主的福。

  當然,那些有所建樹的人已經名聲遠揚,這對他們來說足夠了,我是說他們已盡顯英雄本色並功成名就。而人的活法都差不多,所以在這本書中到處都有炫耀的地方。炫耀的種類很多,第一種就是告訴人家你出身好而且門第悠久。

  我名叫本韋努托.切里尼,父親是喬瓦尼師父,祖父是安德莉亞,曾祖父是克里斯托法諾.切里尼,母親是伊莉莎白夫人,她是斯特凡諾.格拉納奇之女。父母都是佛羅倫斯人。

  據我們的佛羅倫斯祖先的編年史記載,佛羅倫斯城顯然是仿照美麗的羅馬城建造的。先祖家世悠久,言而有信,甚至喬瓦尼.維拉尼1 也是這樣記載的。圓形劇場和豪華浴廳的遺跡仍依稀可辨,就在靠近聖克羅切教堂的地方。朱庇特神廟就位於現在的老市場。圓形廳完好無損,原是為戰神瑪爾斯建的廟宇,現在則供奉著我們的聖約翰。這些建築物有目共睹,毋庸置疑,但比起羅馬的要小得多。創建者據說是凱撒大帝和一批高貴的羅馬人, 他們在菲耶索萊被攻陷後在此建造新城,每人負責一幢建築物。

  凱撒手下有一名勇敢的最高級的軍官叫菲奧里諾,來自離蒙特菲亞斯科內二里遠的切利諾村。菲奧里諾在菲耶索萊山下現在的佛羅倫斯一帶安營紮寨,以便靠近阿爾諾河,為其軍隊提供方便。所有的士兵以及與該軍官有往來的人當時常這樣說:「到菲奧倫澤去。」一是由於該軍官叫菲奧里諾, 二是由於他的軍營一帶盛產鮮花。

  凱撒覺得這一約定俗成的名稱既好聽又恰當,而且鮮花本身又能帶來好運,所以就將這一城市命名為佛羅倫斯。他還希望以此向他的勇敢的軍官致意,由於將這名軍官從一個卑賤的位置提拔上來,並親手將其培養成一名出類拔萃的人物,凱撒對他倍加喜愛。

  那些有學問的詞源發明家和研究者考證說,佛羅倫斯因坐落在「流動的」阿爾諾河畔而得名,這種說法是站不住腳的。比如說,羅馬在「流動的」臺伯河畔,費拉拉在「流動的」波河畔,里昂在「流動的」索恩河畔, 巴黎坐落在「流動的」塞納河畔,但所有這些城市的名稱都不一樣,看來它們的名稱是依照別的方法確定下來的。

  由此我們找到了答案。我們認為我們的祖先是一傑出人物。我們還發現,在義大利最古老的城市拉文納,也有我們切里尼家族的後裔,那裡的很多人都出身高貴。在比薩也有一些,在基督教世界的許多地方,我都發現過他們的蹤跡。這裡當然也有,都是些職業軍人。幾年前,一個叫盧卡.切里尼的小夥子乳臭未乾,就和一個叫弗朗切斯科.達.維柯拉蒂的軍人進行決鬥。維柯拉蒂經驗豐富,勇猛過人,過去經常與人捉對廝殺。盧卡手握利劍,憑藉自己的勇敢戰勝並殺死了對手,其膽量與威力令旁觀者咋舌,因為他們本以為會有相反的結果。所以,我對自己是勇士的後裔深感自豪。

  以我目前盡人皆知的生活條件,以我的藝術,我為家族贏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榮譽。儘管它們無關緊要,我還是要在適當的場合一一講述。我對自己出身貧寒卻為家庭打下榮譽的根基感到驕傲,這比出身顯赫卻以自己的醜行給祖宗臉上抹黑要強得多。那麼,現在我就從我是如何順乎天意而降生開始講述吧!

 

|文章節錄:《切里尼自傳》/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