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位謬思

2016/04/26
第十位謬思
故事將圍繞著一位才華橫溢的希臘女詩人。小編覺得這POSE根本就在參加超級名模生死鬥啊!

  看到這裡,相信你已經猜到故事的主角是誰了,是的,她就是希臘九大抒情詩人中唯一的女詩人莎孚(Sappho)。她出生在西元前7世紀的希臘萊斯沃斯島(Islands of Lesbos)。父母是島上的掌權家族中人。但父母到底是誰,名諱確切為何,卻無人知曉。唯一知道的是,她出生權貴家庭,從不缺錢,到處吃喝玩樂,是白富美中的白富美。

  你問,我怎麼知道她是白富美啊?她生平的確不詳,但不代表完全沒有資料呀。文獻記載,莎孚有三個兄弟,分別叫三個非常難讀的希臘名。其中一位被記錄過在米蒂利尼(該島主要城鎮)市政廳工作,這是只有幾個掌權家族子弟才能有的殊榮。而且學者們還發現,莎孚在詩歌中所說的一些生活細節,和同一時代其他文人們所描述的有所不同。

  一翻檔案才明白,原來這是白富美與屌絲們的差距造成的。★這自古世情皆如此:千金與屌絲,距離不只一點點★

  身為頂尖白富美的莎孚,生活毫無壓力。哪怕在女人頗受束縛的古希臘,她也是想幹嘛就幹嘛。其他女人只能坐在家裡紡織、養孩子,她卻可以到處遊走,躋身在男人當中,與他們辯論、寫作,互相欣賞,互贈詩歌。像其他女人一樣,她也結過婚,生過一女。但這並沒阻止她和其他男人、女人調情滾床單。★所以說,規矩永遠是給屌絲們準備的★

  其中一位與莎孚有過曖昧的則是九大抒情詩人的另一位——米蒂利尼的阿爾凱奧斯(Alcaeus of Mytilene)。和莎孚一樣,出身萊斯沃斯的他,也屬於貴族階級。他經常與莎孚交換詩歌,互訴情懷。相傳,莎孚最愛做的事,便是聽這位美少年邊唱詩歌,邊彈里拉琴(或稱七弦琴)。而阿爾凱奧斯也稱莎孚為「有著紫羅蘭般秀髮,笑容如蜜甜的純淨莎孚」。★當然,也不排除他倆在互捧臭腳的可能性★

  可惜,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莎孚的家族因在政治鬥爭中失利,莎孚被放逐了。流亡西西里的她,依然帶著她那把七弦琴,邊走邊唱。當然,這次除了讚美一路的風光明媚,她也時不時地在詩裡抱怨在西西里貧窮簡陋且不方便的日子。善意提醒:沒有貧窮是方便的

  不過老天沒準備叫她繼續抱怨下去,沒過多久,她又回到了萊斯沃斯島。這次,她到死也沒離開。★西西里這趟就當體驗生活了★

  為什麼我說這篇八卦是獻給拉拉們的呢?這是因為莎孚就是歷史上記載的第一位拉拉——英文女同性戀(Lesbian)一詞便是源於她的老家萊斯沃斯島(Lesbos)一詞。她的詩歌裡充滿了對女人的愛慕和那求而不得的苦。★也能理解,不是所有女人都有本錢像她這麼驚世駭俗的★

  當然,她很有可能是男女通吃,畢竟她女兒也不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日子也就這麼過著,但時間不僅催人老,它還催人死。再怎麼才華橫溢如莎孚,也逃不過死神的鐮刀。正如她生前一樣,她的死亡也是個謎。有人傳說,莎孚後來愛上了一個擺渡人,一個受過美神洗禮的男人。這美男子與她巫山雲雨後,便棄她如敝屣,把她折磨得容顏憔悴,形銷骨立。

  心碎到發狂的她,抱著七弦琴,跳入了海中,消亡在那片泡沫裡。

  不過,這個故事已被證明是後世為了凸顯她異性戀傾向時所編排出來的傳說。不過要我看來,這不過是對她望而卻步、求而不得的男人們寫出來滿足自己沙文主義玻璃心(心思很脆弱)的話。這傳說充滿了對莎孚的報復。尊貴如莎孚,卻被一個區區船夫給玩弄了感情。所有比船夫尊貴的男人,頓時心理就平衡了。★高富帥與屌絲們在嫉妒心面前,人人平等★

  她的詩歌,在古希臘和羅馬,甚至拜占庭時期,影響頗廣,但可惜的是, 存世不多。這其中有很多原因,如不想讓這個女人的影響力再擴大、繼而燒書的天主教教皇們。但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那場著名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災難。莎孚的詩歌,隨著那場大火,同千萬文字一樣,化為灰燼。現在我們所能讀到的,只是零星碎片。管中窺豹,也只能見此一斑了。

  莎孚的成就與才華,雖然現在看不到了,卻也是毋庸置疑的。相傳,柏拉圖(Plato)曾道:「有人說繆斯有9位,真是粗心大意啊!瞧,那個莎孚,來自萊斯沃斯島的,便是第十位。」希臘七賢中的梭倫(Solon)曾聽自己的侄子哼唱過莎孚的詩歌,便也要求要學。人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我要瞭解它,而後才能甘心離世。」★古希臘版的「朝聞道,夕死可矣」,你們感受一下★

  對歷史的長河來說,莎孚正如曇花, 那芳華,一現便謝。可對後世的文人墨客來說,她就是那不折不扣的第十繆斯。

|文章節錄:《八卦一下藝術吧!》/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格威德(John William Godward),《那些有莎孚的時光》(In the Days of Sappho),1904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