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讀心術永不到來

2016/04/19
但願讀心術永不到來
小編肚子餓的時候,媽媽都會感應到!大家有過這種經驗嗎?

  要說哪些話題為人關注且永不過時,「讀心術」可算一個。1997年上映過一部著名恐怖片《是誰搞的鬼》,片中那封寫著「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麼」的郵件令收信人驚恐萬分……2008年年初,一邊有加州小公司 Emotiv 的「腦波遙控遊戲頭盔」上市,一邊有伯克萊的研究者在《自然》雜誌上發表文章說能通過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猜出你看的是哪張圖片,也許要不了多久,我就真的能依靠讀取腦波,知道你去年夏天看見了什麼。

  「讀心術」的要點無非兩樣:讀「腦波」的技術與處理讀取圖像的演算法。Emotiv 公司聲稱他們可以使用 EEG(electroencephalography), 也就是常用的腦電圖,讀取大腦活動的突觸後電流。這個方法的即時性好,但定位性很差。而伯克萊的研究者使用了 fMRI,讀取大腦各部位活動所需的血流量,間接表現神經細胞的活躍程度。顯然這個方法不如 EEG 那樣即時,但定位性要好很多,所以在神經科學的研究中使用非常廣泛, 只是要比腦電圖複雜得多,也貴得多。

  不論用哪種方法讀取出來的圖像,都要用特定的演算法來分析,以解讀其中的資訊。不同的演算法各有其特點。

  Emotiv 公司號稱他們的演算法可以解碼腦電圖,以此定位信號來源,但正如前面所說的,腦電圖技術本身就限制了它的定位功能。

  看了Emotiv頭盔試用的幾段介紹和錄影,我猜測他們使用的只是一個模式匹配(pattern match)演算法,先記錄你某些特定大腦活動情況下的腦電圖,例如說,當你想將一隻箱子抬起來的時候,腦電圖是什麼樣子。然後將新的腦電圖與這些已有記錄匹配,如果匹配值高到一定程度,便「認為」你現在是想抬箱子,從而發出無線信號,讓遊戲人物把箱子抬起來。(溫馨提示:當你想在遊戲中抬箱子的時候,可千萬不要胡思亂想, 一不小心,說不定電腦就給「理解」錯了……)

  而伯克萊的研究者們做的卻是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簡單地說,就是給被試者看一千餘張圖片,記錄他們每一次「腦波」的功能磁共振成像,然後從這一千餘次圖片和「腦波」的對應中總結出一套比較普適的規律,這一步叫做模型估計(model estimation)。接下來就要將這套規律運用於全新的一套圖片上,預測出被試看到這其中每張新圖片的「腦波」反應是什麼樣子。當被試看到一張新圖片,測試者並不知道是哪一張,但是它可以把「腦波」的記錄與之前的預測相比較,選取預測值與本次實測值最相近的一張圖片,也就是「猜測」被試者所看到的究竟是哪一張圖片。

  說起來,依靠科學「讀心術」,也許有一天,「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麼」將不僅僅是個幻想——只是,但願這一天永遠也不會到來。

 

|文章節錄:《有一天會成真》/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