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Yellow Book

2016/04/05
The Yellow Book
1895年的今日,文豪王爾德因妨害風化被捕,臨行前腋下夾了一本黃色封面的書,正是比亞茲來設計的…

  作為十九世紀頹廢主義的經典代表與時代象徵,The Yellow Book從上市開始就以講究的莊珍與設計,贏得廣大讀者的注意,而比亞茲來也因為這份雜誌而站上事業的巔峰。

  第二期與第三期也是以女子做為封面設計的主角,這兩期和第一期一樣,都受到嚴厲的批評。第二期描繪一位站在書架前,彷彿正在尋找書本的女子,書架後方的牆面上,一排既像是牆飾,又像是奇怪燈具的圖案,令人百思不解。而第三期封面中,一位正在對鏡梳妝的女子,旁邊也出現兩盞街燈,街燈放在梳妝台前,用意何在?也頗令人費解。

  但試想,若是將這些裝飾性極為強烈的元素,全部去掉,如此一來畫面必定顯得索然無味。比亞茲來對於插畫創作的想法,本來就有它自己的堅持與看法,有時候一些不合情理的構圖,只能將它視為「為藝術而藝術」了。

  著名的作家海德(C. Lewis Hind)曾經寫道:「比亞茲來創作的最近輕挑的插圖,都會吸引我們去翻閱該期的刊物。每當他生病而缺席的時候,也都會讓我們覺得當期雜誌空洞貧乏。」可見當時比亞茲來對於The Yellow Book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1895年4月5日,王爾德因「有傷風化」被捕,臨行前腋下夾了一本黃色封面的書。隨後報刊即刊登「王爾德被捕,腋下夾了《黃皮書》」為標題報導此事。The Yellow Book迫於壓力解僱了比亞茲萊……

|文章節錄:《比亞茲來的插畫世界》/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由左至右):flickr第二期flickr第三期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