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奧拉

2016/03/08
卡米奧拉
3/8婦女節,僅獻給世間每位勇敢、偉大的女人。

  錫耶納人卡米奧拉(Camiola)是寡婦,以其出眾的美貌、高尚的行為和值得稱頌的貞潔而聞名。她父親是圖林根的勞倫斯騎士。父母和她唯一的丈夫在世時,她與他們一同住在西西里島的墨西拿古城。父母和丈夫去世後,卡米奧拉一直極為看重並加意保護她的高貴貞潔。

  後來,弗雷德里克三世晏駕,其子彼得繼承了皇位。彼得在墨西拿組建了一支龐大的艦隊,由恰拉孟特的約翰伯爵擔任司令,他是當時最能幹的軍人。艦隊的使命是去援救利帕里鎮上因被敵人圍困而挨餓的居民。

  戈德弗雷時任耶路撒冷暨西西里國王羅伯特手下的艦隊司令,十分英勇。他包圍了利帕里鎮,其軍隊的暴行、武力和不斷封鎖,已大大削弱了鎮上居民的信心,使他們很快便要投降。戈德弗雷聽到偵察艦報告說,一支敵方艦隊正向他開來,其規模比他的艦隊大得多,便將自己的全部戰艦集中起來,以應付戰局的發展。敵方艦隊未遇到任何抵抗,便佔領了被放棄的陣地,將援助送到了利帕里鎮人手中。

  在成功的鼓舞下,約翰向戈德弗雷提出了挑戰,而後者生性殘暴,自然不會拒絕。

  那場戰鬥中陣亡的人並不多,但受傷者的數目卻很可觀。艦隊司令約翰被俘,此外還包括幾乎所有志願參戰的貴族。囚徒中有個英俊健壯的年輕男人,名叫羅蘭,是弗雷德里克國王與一嬪妃所生的兒子。其他俘虜都可以交納贖金,唯獨不許羅蘭如此。他的同伴交過贖金後都出獄了,唯有羅蘭心情抑鬱地留在獄裡。原來,彼得國王(釋放自己的兄弟原是他的本分)憎恨羅蘭,憎恨所有參與那場海戰的人,因為他們既無能又不服從他的命令。

  然而,卡米奧拉卻偶然想到了羅蘭。他仍被監禁著,身披鐵鐐,意志消沉,毫無獲釋希望。卡米奧拉見羅蘭的兄弟們根本不照顧他,便對他的不幸產生了憐憫,決定以體面的辦法幫助羅蘭獲得自由。卡米奧拉既要解救羅蘭,又要保護自己的名譽,她除了與羅蘭結婚,別無辦法。因此,她派了幾個人偷偷去問羅蘭是否同意以那個條件獲釋。他們自然得到了羅蘭的應允。

  於是,一切法律手續便全都辦好了。羅蘭通過一名法律代理,自願以一枚戒指為證物,發誓與卡米奧拉結婚。卡米奧拉馬上為他付了兩千兩白銀的贖金。羅蘭獲釋出獄,自由地回到了墨西拿。然而,對這位已經訂了婚的妻子,羅蘭的行為卻如同兩人以前隻字未提婚嫁之事。卡米奧拉最初感到很驚訝,後來才看出了這男人的忘恩負義,心中非常氣憤。但是,她不願自己的行動被看做出於氣惱,而不是出於正義感。因此,她主動給羅蘭寫了一封信,有禮貌地請他舉行結婚儀式。羅蘭根本不理睬這個請求,卡米奧拉便將他告到了基督教法庭上。她拿出法律文書和體面人士的證詞,證明羅蘭是自己的未婚夫。羅蘭紅著臉,承認了這個事實。人們都知道了卡米奧拉對羅蘭的仁慈,羅蘭的兄弟和友人們便責備了他,勸他承認卡米奧拉的說法,準備舉行正式的婚禮。

  於是,這位仁慈寬厚的女子立即當著一大群人,用與以下幾乎一字不差的話,提出了離婚的申訴:

  「羅蘭,我有理由感激上帝,因為上帝不等你以婚姻為藉口奪去我的清白,便讓你暴露了你的背信棄義和邪惡本性。你企圖用污穢的謊言嘲弄上帝神聖的名字,而我已在上帝幫助下,在法律的幫助下,揭穿了你關於自己和婚姻的謊言。這是我最關心的事情。

  「我想,當初你還在獄中時,便以為我忘了自己的地位,以為我急於找個出身皇室的人做丈夫,以為我一見你的英俊外表便欲火中燒。我的錢為你換來了自由時,你又認為只要你一口否認,便能擺脫你的法律義務,蔑視並廢除它們。然後,當你重新獲得了以前的高貴地位後,再設法去締結一個更煊赫體面的婚姻。你竭力要達到這個目的。

  「可是,卑賤者和絕望者只要寄希望於上帝,天上的上帝便不會輕視他們。上帝看清了我那個打算是誠心實意的,並使我只稍做努力便能識破你的詭計,看到你的負心,明白你的背信棄義。我沒有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使你的不義行為被眾人憎惡。從現在起,你的兄弟們和其他所有的人都能知道你是否值得信任、朋友會從你那裡得到什麼、敵人最害怕你的又是什麼。我失去了金錢,你失去的卻是名譽;我失去了希望,你失去的卻是國王和友人的好感。西西里的女子們都誇獎我的慷慨仁厚,都頌揚我、讚美我;而在眾人眼裡,你卻荒唐可笑,丟盡了臉面。無論人們是否認識你,都會這麼看。

  「有一段時間,我對整個事情一無所知。我愚蠢地以為:我用那麼多錢,營救了一個出身皇室的出色青年出獄;但現在我明白了,我解救的不過是個撒謊的寄生蟲,一個不講信義的浪子,一個惡魔般的畜生。

  「你不要以為,我是因為同情你的不幸才決定救你出獄的。我可不想使你將自己看得那麼高。倘若已故的弗雷德里克國王真的是你父親,那麼,你父親在很久前曾對我父親非常仁厚,而正是這一點才使我決定救你。我很難相信,你這樣一個可恥的兒子竟是一位那麼傑出的君王所生。你認為,一個並非出身皇族的寡婦嫁給一個出身皇族的丈夫,他年輕、強壯又儀表堂堂,這很不般配。我情願承認這一點。

  「但我卻想請你據實回答幾個問題:當我以為用贖金將你變成了我的未婚夫,當我為你獲釋而交付了大量金錢,在那個時候,你皇族的顯耀在哪里?你永不疲倦的力量在哪里?你容光煥發的英俊相貌又在哪里呢?這一切全被那個囚禁你的漆黑牢獄遮蔽了。當時,你現在引為自豪的這些稟賦,已全被你身上生銹鐵鐐的污穢,被你因缺少陽光而造成的蒼白臉色,被陰暗牢房的惡臭摧毀了。那一切都使你消瘦,軟弱,渾身發臭,令眾人厭棄。那時你常說我不但配得到一位皇族青年,而且我就是一位天神。

  「啊,你這惡人!剛一見到故鄉的天空(這個結果比你原先希望的還要好),你的想法變得有多快啊!你剛剛能自己做主,便那麼快地忘掉了:當時唯一記得你、同情你的不幸、用大量金錢救你平安出獄的人是我,卡米奧拉。我用我的財富,將你從你先輩的死敵手裡奪了出來,使你擺脫了鐐銬和牢獄、擺脫了萬分悲慘的處境。你絕望地沉淪時,我使你獲得了希望。我將你帶回了你的故鄉、你的皇宮和你原來的生活。我將你從一個虛弱醜陋的囚徒,變成了一個健壯英俊的皇族青年。

  「你本應記住這些事情,也無法否認它們,但我為什麼要提醒你記住它們呢?你本該感激這些恩惠,但你對我的感激,卻是一口否認已經許下的婚姻,而誠實而值得信任的證人和真實的文書,卻能證明你的承諾。你蔑視我,誹謗我,還用卑鄙的辯解汙損我的名譽,而我是救過你的人!你,一個瘋子,你將娶一個寡婦、一位騎士的女兒看做丟臉的事。你背棄誓言,蔑視神聖而令人戰慄的上帝之名,你可鄙的忘恩負義表明了你是何等罪孽深重,你若會為了這些而感到羞愧,那要好得多!我承認自己並非出身皇族,但我自幼一直與國王的女兒、兒媳和王后們做伴,因而具備了她們的風度和精神,這並不足為怪。具備了皇族的這些高貴風度,對我已經足夠了。

  「總之,我會在結婚問題上向你讓步,而你卻在這件事情上用最惡劣的態度對待我。當你屬於我的時候,你否認了。既然我已經證實了你屬於我,我便情願承認你不屬於我了。且讓你以皇族的身份而聞名吧,只是你的名聲已烙上了背叛的印記。去保留你青年人的力量和暫時的英俊外表吧!我從此會滿足於繼續做寡婦。我會將上帝賜予我的財富留給繼承人,而他們要比那些你原本可能生下的兒女更令人尊敬。

  「去吧,不幸的年輕人。你已經使我蔑視你了。你自己付出了代價,學會了詭計和騙術,你可以用它們去哄騙其他女人。至於我,我只被你騙一遭便夠了。為此,我打算永遠離開你。說實話,我認為即使獨身也要勝於和你在一起。」

  說完這番話,卡米奧拉便離開了羅蘭。從此,無論是懇求還是譴責,都未能使她改變她這個堪稱嘉許的決心。

  羅蘭對自己的卑鄙行為感到困惑與懊悔,但為時已晚。他遭到每個人的蔑視。他不但要低頭躲避自己的朋友,甚至連普通人也要躲避。他離開了故鄉,去面對充滿不幸的未來,而根本不敢依法要回那位女子,他曾不顧法律地排斥了她。

  然而,對這位女子的高尚精神,國王和其他貴族卻深感驚異,大加讚揚,因為他們不知究竟哪個更值得讚頌:是卡米奧拉,還是她對負心人羅蘭的態度?卡米奧拉沒有女性通常的貪婪,用重金救出了那個青年;而當她發現被救的羅蘭有罪之後,便勇敢地譴責他、拒絕他並蔑視他。

|文章節錄:薄迦丘《名媛》/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