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的小提琴神父

2016/03/04
紅髮的小提琴神父
今天是協奏曲之父-韋瓦第的生日,不只是天才小提琴家,他還是一名神父喔!

  一些喜愛達斯汀.霍夫曼所主演《克拉瑪對克拉瑪》(1979年)的電影迷,或許注意到它的背景配樂,正是這首《C大調曼陀鈴協奏曲》。該曲是韋瓦第少數為曼陀鈴,這種纖細而甜美的樂器所作的協奏曲,這首曲子並非為了突顯任何主題,而是回歸音樂本身,洗鍊地發揮曼陀鈴的優點,探索這種樂器所能帶給聆聽者之美。曼陀鈴如銀鈴滾動般的聲音,深受義大利人的喜愛,從十九世紀定制之後,就風行至今。

  韋瓦第生平寫了四百五十四首的協奏曲,多數是小提琴協奏曲,韋瓦第這種寫曲迅速且多產的音樂家,並不多見;在當代,他以「天才小提琴家」著稱,由於從事神職,又被暱稱為「紅髮的小提琴神父」。

  從文藝復興以來,人文主義抬頭,音樂漸漸由宗教樂轉向多元發展,尤其是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亞平寧半島,在這種活潑的氣氛中,帶動了歐洲的音樂革命;韋瓦第正是潮流的引領者,雖然獻身宗教,但他勇於對協奏曲進行大膽試驗並創新,以他的天賦才能改變了協奏曲的表現手法,也影響了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家,甚至包括「音樂之父」巴哈。

  這首《C大調曼陀鈴協奏曲》,就是韋瓦第對曼陀鈴這種廣受義大利人青睞的樂器,所作的一次成功嘗試,這首曲子的意境並不深遠,但是卻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帶給聆聽者如同亞平寧半島的陽光般溫暖感覺。

  可惜,晚年的韋瓦第,聲名已去,最後潦倒而亡,這首曲子也隱沒無聞,直到二十世紀,人們重新認識巴洛克時期的音樂,「韋瓦第」之名才再度為世人所認識,而這首蒙塵多年的曲子,才又再次煥發出光芒。

  有個故事,在韋瓦第生前就不斷地傳開。

  有一天,韋瓦第正在主持彌撒,突然一個賦格主題閃入腦中,他立刻走下祭壇,進入聖器收藏室將旋律寫下,再回來做完彌撒。這樣的舉動,卻讓他被提報到宗教裁決所,被當成是個音樂家,是個瘋子,從此以後禁止他再做彌撒。1737年11月16日,韋瓦第在寫給贊助人班提渥利歐伯爵的信中,曾對此有所解釋:

  「二十五年前,我做了最後一次彌撒,並非出於樞機主教或別人的命令,遭到停止教權的處分,而是礙於先天痼疾。自從我被授以司鐸職位後,大概做了一年多的彌撒,有三次因為舊疾復發,在彌撒進行到一半時離開祭壇,之後我就停止主持彌撒了。為了這個病,我幾乎都臥病家中,外出還得以舟船或馬車代步,不能走路,否則就會胸口鬱悶。」

  這封信寫於韋瓦第六十歲左右,這時他的健康仍持續惡化中。此外,他在信中還提到,在羅馬的三個歌劇季期間並未主持彌撒,並在最後寫道:「旅行所費不貲,因為我總需要四、五個人隨行幫助。」韋瓦第的痼疾,經診斷可能為氣喘或心絞痛,對他的生活造成極大影響。

 

|文章節錄:《100首協奏曲及其創作故事》/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韋瓦第畫像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