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前奏曲

2016/03/01
蕭邦前奏曲
名列一流音樂家的蕭邦在今天出生了!如何創作出屬於他個人的「小波蘭」?

  纖細、蒼白,身高五英尺七英寸,有著幾乎女性一般的藍眼睛,金黃的膚色, 1810年弗里德里克‧蕭邦出生於華沙附近的一座農村,是在波蘭定居的一個法國人的兒子。現在,蕭邦這位音樂天才,又將把波蘭帶給法蘭西,直至呼吸停止的前一刻,他都是無可指責的波蘭人。

  儘管蕭邦一年前就離開華沙,堅信他的音樂事業只能在西歐,尤其是在巴黎開花結果,如果不是藉口的話,民族起義和它的最終失敗,無疑是他決定永遠不再踏足波蘭的原因之一。他於1831年7月20日離開維也納,取道德國前往巴黎,那時起義取得勝利似乎仍有可能,但即使沒有革命引起的騷動(甚至愛國者的勝利),蕭邦也不會返回祖國。他已經作出了決定。在與華沙的父母和兩個姐妹保持極其溫暖、親密的聯繫的同時,蕭邦最想實現的是在巴黎創造他個人的「小波蘭」。

  雖然《革命練習曲》的想法有可能是在斯圖加特那個無眠的夜晚孕育的,但它的成熟一定花費了很長時間。沒有人知道這首兩分半鐘的樂曲,是不是華沙的投降使蕭邦遭受重大精神傷害時寫下的。甚至在那個大災難之前的1829年或1830年,他就寫下了《g小調波蘭舞曲》,他最早的戲劇英雄波蘭舞曲,但卻在他死後十七年作品才告發表,那已經是樂曲完成的四十年後了。而當代鋼琴家大多數對其聞所未聞。在作品的發表時間上,蕭邦完全是反覆無常的,他一生中有數目驚人的作品一直拖延發表,也許他喜歡享受創作圍繞他的某種神秘感吧。

  無論發生什麼事件,蕭邦都沒有考慮奔回華沙,與他的家人在一起。在斯圖加特又盤桓了數日,他去了斯特拉斯堡和巴黎,建立自己的新生活──在世界藝術之都的太陽下,獲得一席之地,置身於音樂、文學、繪畫和雕塑的眾多天才的星座之中。蕭邦後來從巴黎寫信說:「在斯圖加特,我聽聞華沙淪陷的消息,於是我決定徹底投身另一個世界。」

  天色已晚,四輪馬車穿過巴黎狹窄、泥濘的街道,奔向斯特拉斯堡至巴黎的旅程終點,把乘客們載到了這座大城的保梭尼亞區。車夫大喊一聲:「到站了!」筋疲力竭的乘客們湧下馬車。法蘭西一年前已經有了最早的鐵路,但只有巴黎到附近的聖熱爾曼這段。

  蕭邦拂去合身的黑外套上的灰塵,走向終點的辦公室。重新把自己塑造成弗里德里克‧蕭邦的進程開始了,這個浪漫主義爆發時代的天才作曲家、巴黎沙龍寵愛的大師,現在已經上路了。作為愛與孤獨的悲劇人物,他的痛苦命運也由此展開,被朋友和讚賞者所環繞,被無情的致命的生理疾病所包圍,被日益加深的心理痛苦所折磨……

 

|文章節錄:《蕭邦在巴黎》/高談文化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