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動世界的茶色野草

2016/02/27
牽動世界的茶色野草
2005年的今天,世衛組織頒布了第一個具有國際法約束力的《菸草控制框架公約》,來看看菸草的起源吧!

  從今天醫藥的觀點看,過去作為英雄角色的煙草已然變為魔鬼,但在世界經濟中,它仍扮演著重要角色。一四九二年,哥倫布的水手們第一次把這種植物帶回歐洲,從此,這種植物既是神奇的仙丹靈藥,又是千夫所指的害人魔鬼。

  煙草的成癮性造就了千千萬萬的消費者,他們的巨大需求,使煙草成了新大陸殖民地最值錢的出口植物。煙草在加勒比海地區和美洲大陸的成功種植,保證了維吉尼亞詹姆斯城切薩皮克海灣殖民地的生存。這個生命力旺盛的新產業也使得沉渣泛起——走私、海盜、奴隸販賣,這些陰暗事業比起從前更是猖狂有加。高額利潤遮蔽了一切,起碼,政府的高稅收油水就不少。煙草最後成了英國殖民地改朝換代的催化劑。

  現在我們並不是很清楚煙草最早於何時被用於儀式或消遣上,但我們知道,在哥倫布到達前,美洲的土人就已經在抽煙了。毫無疑問,煙草源自於美洲。北美地區土生土長的煙草就有五十至七十種之多,哥倫布看到當地部落人民抽的煙草至少就有八種。在美洲中部和東部,最常見的是黃花煙草,在密蘇里河上游地區,最受歡迎的煙草品種是 quadrivalis;當地人在使用這兩種煙草時都要混合乾柳樹皮和葉子,甚至是碾碎的木頭粉。現在常見的紅花煙草是東海岸的歐洲移民從墨西哥引進。

  事實上,早在西元前一五○○年,瑪雅(Mayan)文明裡抽煙就成了宗教儀式的一部分。數千年來,煙草經墨西哥、安地列斯(Antilles)群島向外傳播——向南飄洋過海,遠至巴西;向北,則傳遍密西西比河(Mississippi)流域。煙草在美洲土人的各種儀式中都非常重要,馬虎不得。他們以此預卜戰爭、狩獵、和談、祭祀等,統統都要用到煙草,煙霧繚繞中天人合一。

  世居休倫湖、伊利湖(Lake Erie)、安大略湖(Lake Ontario)流域的休倫人,對煙草的神奇性尤其津津樂道,他們有這樣的傳說:白人到來的很久以前,這裡發生了一次大災荒。部落會議上,人們決定請求大神幫助消災避難。於是,美麗的女神從天而降,祥雲繚繞地來到部落前,一些神奇的植物也跟隨而至。她告訴人們說,她給人間送來了糧食。女神升天後,她坐過的地方,右邊長出了玉米,左邊植物結的是馬鈴薯。正中的地方,長出了煙草——那是上天的禮物,送給人類以消愁減憂。

  現在的抽煙方式與最早的抽煙方式相比,並沒有多大不同。原先的瑪雅人是用棕櫚葉或玉米葉裹住煙草抽吸,現在人把煙草捲裹成雪茄與此相似。阿茲特克人(Aztecs)和印加人(Incas)是把煙草碾碎以後用鼻吸。當時的北方部落已經有了煙管,煙管的形狀各個部落不盡相同。霍普威爾人(Hopewell)和阿德拉人(Adena)用的是石頭煙管,但抽的內容有所區別。東北邊人用樺樹皮粉混著煙抽,緬因州(Maine)人則是用蝦粉混著煙抽。

  煙斗的形狀常常做成人或動物的樣子,寓意深遠,頗費心機。俄亥俄(Ohio)的霍普威爾人部落的頭目用這種煙斗當陪葬品,在陰間也要繼續騰雲駕霧。與今天的煙斗迷們喜歡形式各異的煙管、煙碗造形一樣,美洲土人也很在乎煙具的美觀。他們使用Y形煙管,很適合用鼻吸。還有的地方,煙草的使用更是五花八門:嚼,吃,當飲料喝,甚至當成洗腸藥硬灌進體內。

  歐洲人在與美洲土人的交往和談判中,抽煙是很關鍵性的社交儀式。一六八二年,德拉瓦爾人(Delaware)在與建立殖民地的威廉.佩恩(William Penn)簽訂贈地儀式後,賓主大抽其煙,樂得飄飄然。隨著歐洲人向新大陸的滾滾湧入,煙草成了熱門貨,是早期移民爭相種植、價值無限的出口產品……

 

|文章節錄:《改變世界的植物》/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