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 × 海岸 × 冬節

2016/02/12
尼斯 × 海岸 × 冬節
南法尼斯嘉年華正式開幕囉~ 二月的南法非常適合愛旅遊的朋友去走走看看呢!

  從摩納哥到尼斯,開車只要20多分鐘。

  我們沿著藍色的海岸線,朝著西南的方向,繞過一個淺灣,又繞過一個淺灣,然後再繞過一個淺灣,就到了尼斯。

  尼斯給我的第一印象很漂亮,就好像禿然闖進了馬諦斯的版畫。半月型柔美的海灣,搖曳的棕櫚樹,矗立著白色桅杆的各式遊艇,精緻的別墅,以及瞇縫著眼曬太陽的老人與狗。

  著名的 La Promende des Anglais 散步大道就在我們的右面,綿延數公里,據說是英國人在1820年修築的,最適合在日暮時分戴著禮帽,拄著拐杖,悠閒地走來走去。

  我們沒有停車下來,按照我先生的說法,尼斯在夏天的時候,才有點意思,海灘上擠滿了帆布躺椅和上身「真空」的美女,十分清涼養眼。這個季節嘛,最好去看Vence,我以為那是一處教堂類的建築,便問也沒問就答應了。反正他總是有一些出奇不意的主意。

  我們的車繞過英國的的散步大道,進入了市區。

  離開海岸的尼斯可就不那麼浪漫了。

  街道變得混亂,擁擠的店鋪一個緊挨著一個顯得浮躁不安,行人們的裝束看上去更加時髦也更加粗俗,就連他們的膚色也讓捉摸不定,不知道自己到底身處哪個國家。

  我於是想起來了,尼斯在歷史上確實是一個「幾易其主」的地方。最早的時候,大約是西元前四世紀,希臘人佔據了這裡,在Colline du Chateau一帶駐紮下來。西元前一世紀初,羅馬人趕走了希臘人,臨走時留下了大片大片的廢墟。以後,義大利人一如既往地來了就賴著不走了,一直到1860年法國強橫地將它要了回來。

  尼斯因此成為一個眾多種族混合居住的地方。我看,沒準尼斯的移民多得連自己也搞不清楚,尤其是現在,幾乎每一個人都是來自這個城市以外的甚麼城市,反正是一個地方出了名,四面八方的人們便會趕過來讓它更加出名更加熱鬧。

  我們也沒有例外。

  不過,此時此刻我倒情願離開這裡,因為越往市中心駛去,車輛變越來越多,行人也越來越混亂。

  我不明白為甚麼大白天會有那麼多的人不去上班,可以悠閒地在街上晃蕩。是聖誕節快到了人們提前放假?還是冬季有錢人都跑到玻里尼西亞群島潛水去了,而把他們的servant team留在此地無所是是四處溜搭?

  我越來越沉不住氣了,問我先生那個Vence到底在甚麼地方?我們非去不可嗎?

  我先生手忙腳亂地在車輛之間見縫插針,告訴我,他也不知道具體在甚麼地方,只要是往海岸相反的方向開就對了。法國的城市裡不是常常有那種深棕色的旅遊指示牌嗎?瞪大眼睛的幫他注意尋找它們,應該很快就能看到Vence的法式文字。

  我頓時哭笑不得,追問他,這個Vence到底是甚麼?是教堂還是古堡?

  我先生說,不是教堂,也不是古堡,是一個中世紀的鎮子。

  「中世紀的鎮子?中世紀的鎮子怎麼可能在尼斯的市區裡?」我不由得反詰問道。

  「我也是這麼想,」我先生開始心虛了,「不過也有可能就在市裡的某個角落,羅馬的廢墟不就是在市中心嗎?」

  他倒還有自以為是的邏輯。

  「有地圖嗎?」

  「沒有。」

  「那麼好啦,我們就這樣像沒頭沒腦的蒼蠅一樣在這裡浪費時間吧。」我開始生氣了。

  我先生大概也看到自己的不妙前景,趕緊說,「當然不會,我們不去這個Vence了,我們現在就出城去坎城好不好?你們還想去尼斯的其他地方看看嗎?」......

|文章節錄:《冬季的法國小鎮不寂寞》/高談文化|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