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好書報!】乖,摸摸頭

2016/02/18
【書展好書報!】乖,摸摸頭
書展的第三天!今天的好書報要帶給你成長的歡笑與淚水~ 別忘了參加『好故事分享給朋友』的活動喔!

拆石膏的時候是臘月。那年的農曆新年和藏曆新年正好重疊,我歸心似箭,

第一時間買票回拉薩。

雜草敏幫我收拾行囊,她偷偷把一條新的秋褲塞進包裡,

我沒和她拗,假裝沒看見。

依舊是她牽著白菜送我,依舊是將家產託付給她,依舊是在機場巴士站分別。

我隔著車窗向她招手,很緊張地看著她,

怕她再喊什麼「哥,別死啊,要活著回來蛤」。

她沒喊。

西風吹亂了她的劉海。

她蹲下身來,抱著白菜的腦袋一起歪著頭看著我。

那年開始流行舉起兩根手指比在臉旁,

她伸手在臉旁,笑著衝我比了一個「V」。

要多蠢有多蠢⋯⋯

那年的大年初一,雜草敏給我發來一條簡訊:

哥,好好的。

我坐在藏北高原的星光下,捏著手機看了半天。

而後每一年的大年初一,我都會收到一條同樣的簡訊。

在成堆的新年快樂恭喜發財的簡訊中,有雜草敏短短的四字簡訊:哥,好好的。

四個字的簡訊,我存進手機SIM 卡裡,每年一條,存了很多年。

後來,雜草敏離開了濟南,像蒲公英一樣漂去了北京又漂回了南方。

再後來,她漂到澳大利亞的布里斯班,在當地的華語電臺當過主持人。

熱戀又失戀,訂婚又解除婚約,開始自己創業,做文化交流也搞話劇,

天南地北、兜兜轉轉、辛苦打拼。

不論身處何方,每年一條的簡訊,她從未間斷。

很多個大年初一,我收到那條四個字的簡訊後,

都想回覆一條長長的簡訊⋯⋯

但最終都只回覆四個字了事:

乖,摸摸頭。

********************************

敏敏,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喊我哥,喊了十一年。

但一直以來我都明白,那些年不是我在罩著你,而是你在心疼我。

有些話,年輕的時候羞於啟齒,等到張得開嘴時,已是人近中年,

且遠隔萬重山水。

我好像從未對你說過「謝謝」,原諒我的死要面子吧,

那時候我也還是個孩子……

其實我現在依舊是個孩子,

或許一輩子都會是個顛三倒四不著調不靠譜的孩子。

喂喂喂喂喂,謝謝你……

我路過了許多的城市和村莊,吃過許多漂亮女孩子煮的麵,

每一個姑娘都比你胸大、比你腿長,

但沒有一個能煮出你那樣的麵來,又燙又香的番茄雞蛋麵,

燙得人眼淚劈哩啪啦往碗裡掉。

真想再吃一次哦。

今宵除夕,再過幾個小時就能收到你的新年簡訊了,

此時我在雲南麗江,有酒、有琴、有滿屋子的江湖老友。

你呢?雜草一樣的你,現在搖曳在何方?

好好的哦。

乖,摸摸頭。

 

|文章節錄:《乖,摸摸頭》/華滋出版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