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用生命去愛你

2016/02/13
我願用生命去愛你
今天是劇作家-華格納逝世紀念日,來看看他所創作的經典愛情劇吧!

第一幕

崔斯坦(Tristan)駕著船,載著愛爾蘭公主伊索德(Isolde)向著空瓦爾 (Cornwall)駛去,伊索德將在那兒與馬可王(König Marke)成親。空瓦爾已經在望,伊索德卻心情惡劣地希望來場暴風雨,人船俱亡。

她的侍女布蘭甘妮(Brangäne)試著安慰她,伊索德命她請崔斯坦下船艙來,卻被崔斯坦婉拒,他的侍從庫威那(Kurwenal)更語出不遜。伊索德羞惱之餘,向布蘭甘妮道出她們曾經救了崔斯坦一事:崔斯坦殺了伊索德的未婚夫莫若(Morold),但亦被莫若所傷。

崔斯坦化名坦崔斯(Tantris)至伊索德處求救,伊索德雖知這是仇家,但在和他的眼光相遇時,即愛上了他,不但沒有殺他,反而醫好了他。誰知崔斯坦再來愛爾蘭時,竟是為馬可王向伊索德求親。再見崔斯坦時,伊索德立刻認出他是「坦崔斯」,為他的求親之舉甚為反感,但依舊隨著他去。

船離岸愈近,伊索德對於自己日後要和這一位不懂愛情、只看功名的人士長期相處,感到萬分痛苦。布蘭甘妮只見伊索德的苦,卻未明白原因,誤以為伊索德擔心未來的婚姻生活,因此提醒她,離家之時,母親曾給伊索德一堆靈藥,以備不時之需,很可以用愛情藥酒來保證和馬可王的感情。

布蘭甘妮的提醒給了伊索德新的想法,她要用死亡藥酒解決這份痛苦;布蘭甘妮則未解其意。

庫威那下船艙來,要她們梳妝打扮,準備上岸。伊索德則要求庫威那再度向崔斯坦傳話,在後者未向伊索德賠罪和解以前,她絕不上岸。另一方面,她要布蘭甘妮準備死亡藥酒,打算和崔斯坦同歸於盡。

崔斯坦終於下來船艙,在明白伊索德的積怨後,決定接受伊索德的要求,飲酒和解。驚惶失措的布蘭甘妮以愛情藥酒代替死亡藥酒,讓他們飲下,原本以為飲酒後即將死亡的兩人,在轉瞬間迸發了胸中積壓已久的愛情,承認相屬對方。

正在此時,船已靠岸,布蘭甘妮和庫威那都催促兩人準備上岸,在兩人不知所措,眾人歡呼迎接馬可王的聲音中,布幔落下。

第二幕

一個夜晚,伊索德滿懷企盼,等待著崔斯坦前來約會。號角聲響起,馬可王和眾人出外打獵的聲音漸去漸遠。儘管布蘭甘妮警告她,梅洛(Melot)似乎心懷鬼胎,伊索德卻迫不急待地依著和崔斯坦的約定,將火把熄滅,布蘭甘妮只好登塔守候。崔斯坦依約前來,兩人見面,恍如隔世,互訴別後,只願永夜不晝。布蘭甘妮一次次地提醒天將亮的聲音,亦無法將兩人喚回現實。

在庫威那跑來警告崔斯坦保護自己之時,馬可王、梅洛和眾人亦跟著進來。馬可王在既震驚又失望的情形下,不解地向崔斯坦提出一連串的「為什麼?」。崔斯坦無法、不能也不願辯解,只問伊索德,是否願意跟隨他回他的地方,伊索德答應了。在親吻過伊索德之後,崔斯坦拔劍和梅洛決鬥,卻故意傷在梅洛的劍下。

第三幕

庫威那將垂死的崔斯坦帶回他生長的地方卡瑞歐(Kareol),並派人去接伊索德。庫威那命一位牧羊人前去瞭望,若看到有船靠近,就吹一隻輕快的曲子傳訊。昏睡中的崔斯坦終於醒來,由庫威那口中知道他受傷後的一切,為庫威那對自己的絕對忠心,深受感動。清醒後的崔斯坦更急於看到伊索德,在一陣激動後,崔斯坦又陷入昏迷狀態。

當崔斯坦再度甦醒時,只問伊索德的船到了否,庫威那正難以回答之時,傳來了牧羊人輕快的笛聲。崔斯坦催著庫威那到岸邊去接伊索德,雖然不放心崔斯坦,庫威那只得聽命離開。崔斯坦無法靜躺,亢奮地掙扎起身,欲迎向思念已久的愛人。

伊索德呼喊著崔斯坦的名字進來,崔斯坦在喚出一聲「伊索德」後,溘然長逝於伊索德的臂彎中,伊索德喚不回他,亦暈厥過去。

庫威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傳來第二條船靠岸的消息,是馬可王帶著梅洛和布蘭甘妮,尾隨伊索德到來。憤怒的庫威那殺死梅洛,自己亦傷於馬可王侍從手中,掙扎著逝於崔斯坦腳邊。

馬可王看到崔斯坦的屍體,悲慟地道出他已由布蘭甘妮口中知道一切,隨伊索德而來,係願見有情人終成眷屬,孰知一切卻已太晚。

伊索德再度醒來,對著崔斯坦的屍體唱出〈愛之死〉(“Liebestod”)之後,亦追隨崔斯坦而去……

|文章節錄:《愛之死:華格納的《崔斯坦與伊索德》》/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