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喇嘛這樣過日子?

2016/02/05
原來喇嘛這樣過日子?
1940年的今天,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座床」的日子。 快來看看喇嘛如何過日子吧!

  沒見過這種仁波切耶!我拜見過許多年紀很小約五、六歲的仁波切,他們都會中規中矩、有模有樣的:把哈達掛回到我們的脖子上、摸頂加持、用經書輕敲信眾頭頂表示加持……。記得當年在尼泊爾拜見頂果欽哲仁波切的轉世,六歲左右的他舉手投足間充滿王者風範,說話口吻更是穩重成熟,用經書敲頂加持熟練大方,唯有請他簽名時,他仔細慎重的畫了一隻恐龍,這才透露出他還是個小孩的事實。索南仁波切坐床前,沒接受過「仁波切養成教育」嗎?

  目光深邃的索南仁波切說他不相信自己有加持力,並反過來問我相信「加持」嗎?相信被仁波切等修行者摸摸頭就會得到加持力嗎?持咒吹氣過的念珠、紅色打結的金剛繩,戴在手上有加持力嗎?

  一次,兩位仁波切陪我在法王灌頂的會場供僧、寫收據。一位師兄經我介紹得知兩位師父是仁波切後,二話不說,立刻掏出念珠放在索南仁波切手中,索南仁波切以為是要送給他的。

  他對我說:「我不要。」

  我說:「不是要送你的,是要請你加持。」(師兄雖未說話,但望其動作知其心意。)

  索南仁波切嚇得倒退一步,立刻把念珠塞給坐在一旁的南卓仁波切……。只見氣定神閒的南卓仁波切緩緩地摩挲著手中的念珠,嘴中專心一意地喃喃念誦著咒語,然後吹氣加持。這才像個大多數人心目中的仁波切嘛。

  索南仁波切說他的媽媽與我同名,因此每次叫我的名字時,心中有種特別的感受。其實以我的年齡,可以當他的媽媽了,我聽他這麼說心中也喜滋滋的。仁波切很少跟家鄉的媽媽通電話,因為仁波切已經忘了家鄉話了,而身為護士的媽媽只會家鄉話和中文,兩人無法溝通,還要靠翻譯。無法直接對談的媽媽在電話中一直哭,每回花了許多錢好不容易打電話回家,媽媽都在電話那頭哭,漸漸地仁波切就不想再打電話回去了,因為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一直聽到媽媽的哭聲,和電話收費器驚人的跳動聲。我聽到這裡也好想哭。

  仁波切的媽媽生了好幾胎,都不滿百日便夭折。因此仁波切一生下來,奶奶就抱去自己撫養,媽媽也不敢說什麼。仁波切由奶奶帶大,五歲時住進寺院,穿著僧服但不算出家,直至十二歲才到南印甘丹寺出家。

  仁波切的前世是一位格西,是奶奶的上師。格西往生前曾對奶奶說:「我會去你家」,果然沒有食言。

  索南仁波切從小便無師自通會唸誦咒語,因此玩伴們都喊他「仁波切」。(仁波切是到了南印出家之後,才被認證座床的。)……

 

|文章節錄:《原來喇嘛這樣過日子?》/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