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音樂說話,讓詩唱歌

2016/01/31
讓音樂說話,讓詩唱歌
1797年的今天,歌曲之王-舒伯特誕生囉! 一起來看看這位浪漫樂派的開路先鋒有何成就?

  翻開音樂史,貝多芬總結了海頓、莫札特以來的古典樂派,掀開了浪漫樂派的前奏樂章;而舒伯特和韋伯則並列浪漫樂派的開路先鋒,奠定浪漫時期盛況空前的發展基礎。

  在歐洲文化史上第一個最輝煌的畢德麥雅時期,人們普遍認定:義大利有展現歌劇藝術最高極致的大師羅西尼;德國有音樂巨匠韋伯;而維也納則有地位無可撼動的音樂巨擘貝多芬。一生都不曾離開維也納的歌曲之王舒伯特,注定要活在貝多芬的陰影下。

  在舒伯特的有生之年,維也納並沒有給這位浪漫樂派的開路先鋒,應有的評價,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生性害羞、不擅言詞,行跡始終拘限於維也納;而且,他還是自古以來樂壇中第一位不曾兼任指揮或演奏者的音樂家。因此,根本沒有機會藉著演出來拉抬自己的聲譽。奧地利以外的國家,幾乎沒有人聽過舒伯特的名字,直到19世紀中葉,經過音樂家舒曼的發掘與大力推薦,他的音樂才開始被人收集、複印、廣為流傳。

  短短的31年生命裡,「只要舒伯特所到之處,總會湧現出新的旋律」。他13歲開始作曲,18年的創作期,作品數量十分驚人。包括:九首交響曲、五首序曲、一百多首鋼琴作品、六百多首歌曲和宗教音樂,加上弦樂四重奏、五重奏、鋼琴五重奏、小提琴及鋼琴奏鳴曲共數十首……等等,創作種類繁多、成就非凡。

  樂聖貝多芬與詩人歌德,是舒伯特心目中的二位大英雄。貝多芬與舒伯特,一個是德高望重但耳聾;一個卻又是靦腆生澀。1822年舒伯特曾經將最早付印的作品《四手聯彈變奏曲》呈獻給貝多芬,據說貝多芬曾感嘆的說:「他真的具有神聖的火花!沒有早點認識他,真是一件憾事。」並且對他的弟子胡登伯倫納說:「你雖然知道我的心意,但舒伯特卻瞭解我的心靈。」雖然如此,但他們卻無緣相識。貝多芬葬禮當天,維也納的學校全面停課,八位樂隊指揮扛著靈柩,三十六個人舉著火炬,當中一個舉著火炬的人,就是未來的歌曲之王──舒伯特,傳承意味濃厚。可惜的是,在貝多芬去世的第二年,舒伯特就因貧病交加而去世了。

  舒伯特對歌德崇拜萬分,一生共譜寫了九十一首歌德的詩作。他的好友史潘在舒伯特寫完《魔王》時曾經將該曲送給歌德,但歌德卻不屑一顧。歷史證明,歌德雖然創作了一個令貝多芬、韋伯與舒伯特,都為之神迷的詩情世界,但卻不願給這些音樂家任何正面的肯定。

  舒伯特的最高成就當然非藝術歌曲莫屬。他共創作了六百多首歌曲,其中《紡車旁的葛麗卿》使德國的藝術歌曲綻放光芒,因此,10月19日這首歌的完成日被稱為「德國藝術歌曲誕生日」。當時的維也納人,無論家庭聚會或者在音樂之友協會中,演唱舒伯特的歌曲成了一種時尚。與前人相比,他的歌曲在質與量、歌曲形式的創新與詮釋上,都有不同凡響的見解。因為有舒伯特,藝術歌曲才能打破藩籬,從茶餘飯後的消遣音樂中獨立出來,成為能與室內樂相提並論的音樂形式,達到前所未見的藝術境界。

  經由舒伯特歌曲入樂的詩人,共計九十一位之多,包括:歌德、席勒、海涅、克勞普斯多克、史潘、麥耶霍夫、柯斯葛登、繆勒、舒巴特、莎士比亞……等。但其中一些詩人,如果不是因為詩作被舒伯特拿來譜曲,早已淹沒在歷史塵埃中。

  舒伯特酷愛大自然,他將山林、田園、雲、流水、海洋、春天、清晨、晚霞、花朵、夜鶯、太陽、月亮……等等,一一拿來入樂。他能在精簡的篇幅中傳達特定的情感,讓文字和音樂經過鬼斧神工的技巧搭配,達到完全契合的境界,使詩與音樂相得益彰,「讓音樂說話,讓詩唱歌」。尤其是他的三大連篇歌曲:《美麗的磨坊少女》、《冬之旅》和《天鵝之歌》,是經典中的經典,至今依然傳唱不歇。

  在舒伯特的生命晚期,不僅生活清寒,天天都為債務所苦。他曾經寫信告訴他的好友說:「病了12天都沒吃東西」。他的許多好朋友不僅給他最大的金錢支持,並在貝多芬逝世週年時為他舉辦了一場,完全屬於舒伯特的音樂會,結果大獲成功,音樂廳前人山人海、盛況空前,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風光的時刻,賺到的錢不僅讓他還清債務、買了一架新的鋼琴,剩下的錢還足夠和好友一起去聆聽帕格尼尼的演奏會。據說,當時在維也納的商店中,處處都可以買到舒伯特的雕像(就像現在的公仔)。

  浪漫樂派的作品都能給人具體的感動。藉著音樂的連結,讓音樂、文學、大自然等多種類的面向,得以結合。舒伯特的作品不僅對浪漫主義時代產生重大影響(例如:舒曼、布拉姆斯、李斯特、白遼士、伍爾夫、馬勒、德弗札克、布魯克納等人),也對20世紀以後,以無調音樂、12音列為主的「維也納樂派」產生重要影響。舒伯特死後安葬在貝多芬墓園不遠處,墓碑上寫著:「這裡長眠著音樂的豐富珍寶和完美的希望」。

 

|文章節錄:《藝術歌曲之王:舒伯特傳》/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