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茲萊的插畫世界

2016/01/28
比亞茲萊的插畫世界
「色彩」絕對不是比亞茲萊的最強項,但鮮少有人能與他的黑白畫相抗衡......

  如果比亞茲萊能再多活個五年,插畫藝術的進程將會以怎樣的速度前進?
  如果比亞茲萊能再多活個十年,藝術史學家將會如何重新定位他的成就?
  如果比亞茲萊能再多活個二十年,社會學家又將會如何紀錄這位反骨的叛逆天才?

  僅僅二十六歲的生命,比亞茲萊卻帶給藝術界如此巨大的影響,在頹廢主義盛行的時代裡,他成了當代創新精神與前衛力量的象徵。在他的作品中,我們看見了如繁星般熠熠生輝的燦爛火花,並且似燎原般地影響著後代的藝術創作。

  「色彩」絕對不是比亞茲萊的最強項,但鮮少有人能與他的黑白畫相抗衡。比亞茲萊用他的畫筆,一點、一線,細細描繪他心中對無數社會現象的嚴厲批判──男尊女卑的不平等教條、上流社會爾虞我詐的虛偽面具、性壓抑與同性戀的變態心理……嘲諷式的人物形象、鄙夷般的虛構情節、赤裸裸的醜陋人性……。他用頑抗的畫筆,一頁、一頁揭露著隱藏在人們內心深處的矛盾與恐懼;紀錄著十九世紀中葉,大時代發生揭天掀地般變動時,人們心底的不安與騷動。

  那絕對是個光輝的年代。

  一八七二年──比亞茲萊出生那年,莫內發表了《日出.印象》,「印象畫派」於焉誕生,徹底顛覆了人們對色彩的想像;一八九八年──比亞茲萊去世當年,王爾德出版了《里丁監獄之歌》;德布西譜成了《夜曲》;居禮夫婦發現了「鐳」;鐵血宰相俾斯麥去世,彷彿一個嘎然而止的年輪,歷史上留下了一個深深……深深的烙印。

  與大時代巨輪邁著同樣步伐的比亞茲萊,完全掙脫了世俗的枷鎖,以流暢的線條,宣洩著自己的前衛思潮,他的崛起與隕落,快得讓人來不及反應,像嘲弄世人般來去自如,完全不受無情命運的擺佈。

  在王爾德的名劇──《莎樂美》中,我們驚豔於他的創意與想像,宛如隨意揮灑卻爭奇鬥豔的花海;在每一期的「The Yellow Book」中,他的頑謔與慧詰,像個抓不住的滑溜精靈,隨手灑落一道道金粉,點點晶瑩、華燦無比。

   細細品味,處處都見驚奇,一起為比亞茲萊的青春人生,歡呼……

|文章節錄:《比亞茲萊的插畫世界》/九韵文化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