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活塞的笑聲製造機

2016/01/27
無活塞的笑聲製造機
今天是莫札特260歲紀念誕辰。其實身為音樂神童的他也有頑皮的一面~

  約瑟夫.羅伊特傑布一臉哭笑不得。這次,又被促狹鬼莫札特給擺了一道!看看剛送到的新樂譜寫了什麼演奏指示?!真是叫人為之氣結。

  首先,讓我對我像驢又像牛的朋友羅伊特傑布,寄予深切的同情。

  慢慢走,驢子,舉著你的「獵號」,拿出勇氣!

  噢!拜託,不要走調……

  悲哀啊……。感謝老天!已經夠了。

  好吧,羅伊特傑布承認這首新的協奏曲的確需要高超的演奏技巧,不過,可別想難倒他這個老練的「獵號」──「自然法國號」(Waldhorn)吹奏手!這不具活塞的管樂器,他和老朋友莫札特一樣了解。

  羅伊特傑布時常被莫札特整得頭暈腦脹,例如有一次,他用各種墨色寫作,把譜稿弄得五顏六色,羅伊特傑布一邊看譜吹,一邊忍俊不禁,差點笑岔了氣。

  話說回來,這個來自薩爾茲堡的宮廷法國號手,自己也是個半斤八兩的調皮鬼。所謂物以類聚,十多年前在薩爾茲堡工作的時候,古靈精怪的羅伊特傑布就和淘氣的莫札特一拍即合,結為惡作劇的最佳拍檔!他倆是薩爾茲堡名聲響亮的兩個頑劣份子,經常膩在一起,想些鬼點子、開些俚俗的玩笑,揶揄宮廷中裝腔作勢的權貴人士,逗得大家樂不可支。

  在苛薄的科洛雷多大主教手下工作,擁有一個臭味相投的好哥兒們,無疑是排解苦悶的最好辦法。

  當然,搗蛋笑鬧之餘,也不能荒廢了工作。薩爾茲堡一別之後,過了幾年,他們又在音樂的首善之都維也納重逢,默契絕佳的兩人,一個是作曲家,一個是演奏者,少不了音樂上的相互激盪、琢磨。

  由於羅伊特傑布手中的法國號沒有設計活塞,因此在音色上不能變換自如。充分掌握這種樂器特性的莫札特,便在作曲時試著突破這些限制,讓吹奏的表現豐富起來。同時,他創新性的作品也考驗著羅伊特傑布的吹奏技巧,再再提升了他的演奏層次。

  莫札特作品中5闕專為法國號而寫的樂曲,事實上全是為好友羅伊特傑布量身打造的。這首《降E大調法國號與弦樂五重奏》是當中唯一非協奏曲的作品。

  但是,那一回羅伊特傑布收到的手稿相當正常,筆跡工整,而且沒有一些作弄人的「廢話」,難道是莫札特斂起玩心、改邪歸正了嗎?才不是呢!羅伊特傑布經過地毯式的精密檢查後發現,原來這次,莫札特把玩笑開到他忠厚的法國號身上了。

  樂曲展開,「獵號」沉著穩重的低低聲響,領著大家走進溫暖靜謐的森林。接著,悠揚渾厚的樂音愈來愈輕快,是白兔踮著腳尖穿過樹林,卻滑稽地摔倒在被露水沾濕的枯葉間吧?難怪法國號忍不住放下紳士風度,忘情地笑了起來。到最後,它還拼命模仿著「鼓號」的曲調,彷彿忘了自己是管樂器呢!

  知音一生難尋,寫給羅伊特傑布的5本樂譜裡,雖然盡是些不正經的捉弄與調侃,但那卻是兩人心思傳遞與接收的最佳頻率。一系列的法國號作品,背後負載著一段歷久不衰的親密友誼。

|文章節錄:《經典100:莫札特》/華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相關商品
拾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