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時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是我父親的驕傲

2015/12/11
追憶時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是我父親的驕傲
一直以來,我只知道自己為爸爸驕傲,哪裡知道,爸爸也曾熱烈地以我為傲,而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當我辦完所有的未盡事宜,走出這個並不太高的辦公樓,看著頭頂的藍天,真希望在天空之上能看到爸爸的臉,我好想對他說,為什麼這些話都是從那些我不認識的人口中說出?我的傻爸爸,為什麼你從來不曾當面表揚過我半句?

--

一直以來,我只知道自己為爸爸驕傲,哪裡知道,爸爸也曾熱烈地以我為傲,而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小時候,爸爸的單位曾十分興旺,除了正常業務外,還有廠辦醫院、廠辦幼稚園、廠辦學校,我們家也在單位的宿舍區內,妹妹就是在廠辦幼兒園長大的。我小時候感冒發燒,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公司總部旁邊的廠辦醫院。不過,爸爸在很多年的時間裡都是在郊區的分公司辦公,總公司雖然離家很近,我卻從未到過裡面。爸爸走後,需要我到總公司處理一些未盡事宜。

終於走進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大樓,曾經擁有幾千名職工的公司,如今只留有一行政人員勉強維持辦公。清晨的陽光灑在門廳,顯得有些寂寥,鞍馬冷落的大樓內,倒也乾淨整潔,運轉有序。有那麼一兩分鐘,我站在門內,靜靜地透過玻璃,看窗外車來車往,想像著那日爸爸出殯的車隊經過這裡,他往日的同事看到時,會有些微的感觸嗎?若爸爸在天有靈,經過這個他工作了大半輩子的單位,又會有多少留戀和不捨?

報銷爸爸的部分醫藥費,去拿喪葬費、撫恤金,這些生硬的項目單據拿在手裡讓人難受,還要找相關的領導簽字。聽說爸爸之前的一個下屬,已經做了公司的副總,還有更多的同事我都不認識。不管怎樣,我只能硬著頭皮去做該做的事。

見到了副總,果然是小時候常常出入我家的一位叔叔,多年不見,他除了有些發福,並未見老。我叫了聲叔叔,他看著我,表情有些沉重:「孩子啊,來,進來坐坐。」進了他寬敞的辦公室,我坐在沙發上,不知該說些什麼。心裡面很酸澀:為什麼別人都還好好的工作在這陽光下,此刻就坐在我的對面,想和我說什麼就能說什麼,我的爸爸卻永遠不能這樣了?叔叔沒有提爸爸的事,只是問我:「在北京挺好的吧?」我點頭。

叔叔又問:「工作還那麼忙嗎?還是要經常出差?」

我有點驚訝,我和他多年沒有聯繫,他怎麼知道我的工作狀態,還知道我常出差?

叔叔不等我問,自己就給出了答案:「你爸活著的時候啊,見面沒別的,說起來都是你,你可是他的驕傲。咱們這樣一個小地方的孩子,能到北京立住腳,不容易啊。可惜,你爸他…」

我猜叔叔是想說,可惜爸爸沒福氣,我們都刻意回避著,沒有繼續進行這個話題。
叔叔很快幫我簽好了字,讓我去找財務領錢。

財務室的阿姨,我從沒見過。可我一敲門說明來意,對方就站起來拉住了我的手:「你
就是李經理的女兒啊,這些年,可沒少聽他提起你。他這輩子,最驕傲的就是你了。你說
好好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女人相對還是要脆弱些,阿姨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前兩天你爸出殯的時候,我們從這窗戶上都看到了,唉,多好的人啊,真是太可惜了!」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我有些語無倫次地囁嚅著:「難得爸有你們這些好同事,他十五歲就進這個單位…」

對方看我有些情難自禁,連忙安慰我:「好了好了,不哭了,你爸是個好人,他肯定去了天上,他會保佑你們平平安安的。見我點頭,她又岔開話題:「你現在還畫畫嗎?你小時候畫畫不是還得過大獎嗎?你爸想起來就說啊,這閨女了不起啊。我們都羡慕得不行。」

阿姨說了很多,隨後在我依次進入的辦公室裡,我又從不同人的口裡聽見爸爸向他們提及的事:小時候畫畫得過大獎、考重點高中高於平均值一百多分、高中畢業保送上了大學、研究生畢業後到北京找到一份體面工作--竟然還有不認識的人,特意從別的辦公室過來,看著我說:「你就是李經理的閨女啊?這些年淨聽他念叨你,一說起你,你爸爸永遠都是眉飛色舞的」

當我辦完所有的未盡事宜,走出這個並不太高的辦公樓,看著頭頂的藍天,真希望在天空之上能看到爸爸的臉,我好想對他說,為什麼這些話都是從那些我不認識的人口中說出?我的傻爸爸,為什麼你從來不曾當面表揚過我半句?

本文節錄自《爸爸其實很愛我》ㄧ書

相關商品
拾筆客